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85章 浓墨淡影(1)

第85章 浓墨淡影(1)






  普宁坊的大槐树下依然围坐着一堆闲人,正在口沫横飞地传播闲言碎语:“哎哎,那个老张家的二儿子,昨天被端瑞堂赶回来了,你们知道吗?”

  “赶就?#19979;錚?#20154;家现在白捡了个漂亮媳妇儿,抵得上在端瑞堂干一辈子了!”

  “哎你别说,我觉得那小姑娘有点不对劲,昨天半夜啊,我就听到他家院子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年轻女人抽泣声!真渗人啊……是不是被张行英给打了啊?”

  “不会吧?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啊……”

  听着别?#35828;?#38386;言碎语,张行英有点无奈而尴尬地看着他们,结结巴巴地解释说:“其……其实他们说的是阿荻,她不是我远房亲戚,我看她无父无母倒在山路边,挺可怜的,就把她带回家了。我们……我们挺好的,准备过几个月就……就……”

  众人看着他的大红脸,顿时了然,周子秦和他打过一场球,俨然已经是兄弟了,立即起哄:“好啊,什么时候成亲,我们来喝喜酒!”

  “?#22993;?#23450;呢……最主要现在?#20381;?#20063;没啥钱。哦,各位请往这边走。”他拘谨得几乎要找个地洞钻下去,赶紧领着他们往?#20381;?#36208;。

  张家虽然不大,但院子不小,收拾得着实干净整齐。

  院外是一排木?#28982;?#26641;篱,左边一株石榴树,右边一个葡萄架,架子下放着石桌石凳。屋旁还引了外面水渠进来,设了一个小池子,里面养了三四条红鲤鱼,池子边一丛菖蒲,数株鸢尾,清新可爱。

  此时正有个少女蹲在小池边清洗刚摘下来的白木槿,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,她站起回头,惊惶不安地扫视着面前这群人,直到看见张行英才松了一口气,讷讷叫他:“张二哥。”

  “阿荻,那个……早上出门的时候,你说帮我做古楼子的,然后他们是,是……”

  “是朋友,张二哥的朋友,慕名来?#38405;?#20570;的古楼子。”昭王哈哈笑着,打断张行英的?#21834;?/p>

  名叫阿荻的少女长相十分清丽,跟手中水灵灵的木?#28982;?#20284;的,虽然不算什么艳丽名花,但那种清新娇嫩的少女气息格外动人。她似乎十分怕生,只略微向他们点了下头,便低头端起洗好的白木槿,一转身就进了屋内。

  张行英赶紧招呼大家进屋坐,昭王却摆手,命人把酒摆到葡萄架下,随意就在石凳上坐下了,对鄂王说:“这小院子真不错,比七哥你那个茶室有趣多了。”

  鄂王李润无奈笑着,示意黄梓瑕和周子秦也都坐下。

  张行英从里面端出个足有一尺直径的古楼子,放在桌上。这饼烤得焦脆灿黄,香气扑鼻,令人食指大动。众人都迫不及待掰了一块品尝,羊肉的香混合在饼皮的脆里面,入口的那种鲜美,叫人直欲升仙,不似人间美味。

  几个人刚打完球饥肠辘辘,更觉这个古楼子味道绝妙。昭王几乎抢了一半捧在手上吃,问:“张行英,这是刚刚那位姑娘做的?”

  张行英点头,说:“她说再给做个木槿蛋花汤,各位先慢点吃,我去帮忙。”

  他说完,飞也似地跑里面去了。黄梓瑕手中捏着一块饼,踱步到门口一看,那位阿荻姑娘正在灶台边打鸡蛋,张行英坐在那儿烧火。

  火苗子在膛中吞吐,一片柴灰飞出来,粘在了张行英的脸上。阿荻轻声唤他,指了指脸颊,张行英抬头看她,胡乱将?#32422;?#30340;脸抹了几下,那柴灰却在他脸上被涂抹成了一片。

  阿荻摇头无奈,只能走到张行英身边,弯下腰,抬起袖口帮他轻轻擦去那片灰迹。

  张行英抬头朝她一笑,笑容有点傻乎乎的,在灶中偶尔窜出来的火苗映照下,微带晕红。

  黄梓瑕的脸上,也不由得露出了微笑。她想起某一年的?#21917;眨?#26576;一个人,为她爬到山壁上采一朵开得最盛的花朵时,脸颊上也是蹭上了一片尘埃。

  那时的她,也是这样用袖口帮他轻轻擦去,与他相视而笑。

  大约天底下所有的女子,都是这样的吧。

  她脸颊上的笑容还未褪去,心口已经感觉到剧痛。那种近乎于钝刀割肉的疼痛,让她只能扶着墙,慢慢地蹲下去,抱紧?#32422;?#30340;双膝,拼命地喘息着,让?#32422;?#32500;持平静。

  那个人,已经与她恩断义绝了。

  而她却为了他,成为了被四海缉捕的屠杀亲?#35828;?#20982;手。

  若没有爱上他,或许她的父母,她的哥哥,她的祖母与叔叔,依然在蜀地幸福地生活着,一切噩梦般的事情,都不会发生。

  ?#21834;?#23815;古,崇古?”

  她听到周子秦的声音,在耳边回响。

  抬起头,果然看见周子秦的面容,关切而紧张:“崇古,你怎么啦?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慢慢地回过神来,看着面前的他,许久才挤出一句话,“大概是刚刚打球太累了。”

  “哎,你呀,太逞强了,幸好夔王爷帮你上场了,不然,你非晕在场上不可。”周子秦一边说着,一边将她拉到石桌边坐下,“来,先喝口汤,新鲜的木?#28982;?#30495;是爽滑甜美,你肯定?#19981;?#30340;!”

  黄梓瑕接过他手中这盏汤,喝了一口,点头说:“确实好喝。”

  鄂王也赞赏道:“还是新鲜的美味,比王府中那些整日在炉子上热着等我们传膳的好多了。”

  昭王问张行英:“她叫阿荻是吗?你问问愿不愿意到我府上帮佣??#30475;?#25105;打球时,她做个古楼子等?#19968;?#23478;就行!”

  黄梓瑕端着碗,默默无语。

  原来这位昭王根本就是?#19981;?#21040;处挖人墙角,有一点?#32422;?#30475;得上的就想要弄回家。算上她那回,已经见到他三次企图挖人了。

  却听张行英说:?#24052;?#29239;见谅,阿荻真是我上个月进山采药的时候,在路边捡来的。她家世不明,?#31896;?#21448;连?#21734;?#19981;出,所以我想她无法伺候王爷的。”

  周子秦诧异:“什么?真是路边捡到的?”

  “是、是啊,她当?#34987;?#20498;在山路边,我刚好去采药,就把她背回家了……”

  周子秦不由得羡慕?#20992;剩骸?#38543;随便便在路边捡个人,就能捡到这么漂亮可爱的姑娘,而?#19968;?#36825;么会做饭,简直就是撞大运啊!”

  黄梓瑕则沉吟问:“阿荻姑娘是什么来历,家人在哪里,又为什么会昏倒在山?#39134;?#21602;?”

  张行英?#35835;?#19968;下,说:“她……她没提,所以我也就不问了。”

  黄梓瑕见他眼神闪避,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似乎隐瞒了什么。但她转念一想,?#32422;?#19981;过是个外人,他们如今在一起这么好,又何必问那些事情呢,没得增?#26377;?#32467;,给他们添麻?#22330;?/p>

  周子秦想到什么,赶紧说:“对了,张二哥,下月我爹烧尾宴,在家宴请皇上,到时一定要让她帮我们做个古楼?#24433;。 ?/p>

  “那没问题的,做好后快马加鞭送过去,这种天气,保证上席?#34987;?#28907;嘴。”

  几个人赞赏着阿荻的厨艺,却发现鄂王李润一直望着堂屋内,神情恍惚。

  黄梓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却发现他看着一张供在案桌上的画。

  堂屋中原本供着一张福?#30343;?#21916;,却另有一张一尺宽,三尺长的画挂在福?#30343;?#21916;图的前面。这张画质地十分出色,雪白的?#26412;?#19978;,裱着一张蜀郡黄麻纸,上面画的却是乱七八糟几团乌墨,没有线条也没有清晰形状,不像画,倒像是打翻了砚台留下的污渍。

  鄂王李润看着那张画,脸色渐渐变为苍白。

  “七哥,你怎么了?”昭王问他。

  而他居然连昭王的问话都顾不上了,只用颤抖的手指着那?#34987;?#22768;音?#31181;?#19981;住地有些滞涩:“那画……那画是什么?”

  张行英回头一看,赶紧说:“是我爹当年受诏进宫替?#28982;收?#33033;时,?#28982;视?#36176;的一张画。”

  昭王笑道:“?#28982;首只?#20986;类?#23627;停?#24590;么可能画这样一幅画。”

  “是啊,而且这幅画还有揉过的痕迹,我也暗地想过可能是拿来吸笔上墨汁的纸,被我爹如获至宝捡来的吧,不然这些乱七八糟的?#21450;?#26159;什么?”张行英忙说道,“而且我爹对这幅画视若性命,这不,知道我今天要受京城防卫司考验,就把画拿给我,让我焚香?#34507;藎?#20197;求?#28982;?#22312;天有灵,保佑我能通过京城防卫司的考验。”

  他说着,转身进屋内将那幅画取下,准备放到盒子中去。鄂王李润站起来,跟着他走进屋内去,问:“我可以看一看吗?”

  “当然!”张行英赶紧恭恭敬敬将画递到他的手中。

  见鄂王李润这么?#34892;?#36259;,几个人也都围了上来,仔细观看上面那三团墨迹。

  不过是三块大小不一、毫无章法的涂鸦,乱七八糟绘在纸上。黄梓瑕左右端详看不出什么意味。但是她在鄂王李润转侧画面时,看见了隐藏在浓墨之下的一点殷红色,不由得向那一点仔细看去。但看了许久,也只有那一点针尖大的红色,其余全是深深?#22478;?#30340;黑。

  昭王忽然一拍手,说:“?#23601;?#30475;出来了!”

  周子秦赶紧问:“昭王爷看出什么了?”

  “这是三个人啊!”昭王指着三团墨迹,眉飞色舞地说,“你们看,从右至左,第一幅,画的是一个人在地上挣扎,身体扭曲,旁边这些形状不规则的墨团,就是正在燃烧的火嘛!简而言之,这就是画的一个人被烧死的情形!”

  被他这么一说,众人看着那团墨迹,也都似乎?#30452;?#20986;来了。只有周子秦指着墨团上方一条扭曲的竖线,问:“那么这条长线又是什么?”

  “是烟吧……”昭王不确定地说了半句,又立即想到一点,重重一拍周子秦的肩膀,“是闪电,霹雳!这个人被天?#30528;?#20013;,然后死于非命了!”

  黄梓瑕的眼前,顿时出现了昨日荐福寺内,在霹雳之中全身着火,最后被活活烧死的魏喜敏。

  周子秦也若有所?#36857;骸?#21670;,我忽然想起来了,那个公主府的宦官魏喜敏,昨天不就是这样被?#30528;?#20043;后,活活烧死的么?和这个画真是不谋而合啊!”

  “那可真是凑巧。”昭王说。

  张行英说道:“但这幅画在我家已经十年了,今年也是先帝去世第十年,我想二者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。”

  “是啊,一个死在昨天的宦官,与一幅十年前的画会有什么关系啊?巧合吧。”昭王漫不经心地说。

  众人深以为然,于是魏喜敏很快就被抛在了话题外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澳洲赛车有什么计划 双色球全部开奖历史记录 江西快3 排列三近300期走势图 广东好彩1玩法介绍 燕赵福彩网 云南11选5预测 六合彩开奖公告 竞彩足球比分咋玩 3d试机号今天 甘肃+一选五开奖 青海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技巧 重时时彩五星综合走势图老 四川时时彩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