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89章 青梅余味(2)

第89章 青梅余味(2)






  黄梓瑕深深垂首,以颤抖的声音说道:“抱歉……事到如今,一切都是我的错,请王公子捐弃我这不祥之人,另择高门闺秀。黄梓瑕……来生再补亏欠您的一?#23567;!?/p>

  “来生,我要一个虚无飘渺的来生干什么?#20426;?#20182;一直温柔的声音,此刻终于带上了冰冷的意味,“黄梓瑕,你无须再多说了。无论你身在何处,天涯海角,天上地下,即使死了,也依然是我的人!”

  他声音冷峻,已经再没有回寰余地。

  黄梓瑕心中知晓,她所有祈求,都只能落空了。然而她也没有办法,只能俯下身向他深深一拜,低声说:“请恕黄梓瑕父母血仇在身,大仇未报,无法将儿女?#35282;?#25918;在心上,望王公子谅解。”

  她站起身,往外走去。

  却听得耳边风声,她的?#30452;?#20154;一把抓住。

  是王蕴,他从她身后赶上,抓住她的手腕。

  她猝不及防,下意识地转身看他,却看见他一双灼热的眸子,紧盯着她。

  她心下一颤,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,后背却抵上了墙壁,让她一步也无法再?#24661;?/p>

  “?#27465;?#20154;……你身为我的未婚妻,心心念念的,却只有?#27465;?#20154;吗?#20426;?#20182;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抵在墙上,竭力压低声音,却依然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懑,日常总如春风般的那一张面容,也因为愤恨,如转化成了暴风雨,那目光深深刺入她的心口,如同正被疾风骤雨抽打,让她在瞬间虚弱而悲恸起来。

  如果没有禹宣的话,今年春天,他们已经是夫妻。

  如果没有那一场痛彻她此生的惨剧,也许今生今世,她携手的人就是面前这个人,俊美,温柔,出身世家,完美的夫婿。或许她也能与他一世琴瑟静好,白头偕老,举案齐眉。

  而如今,她却只能感觉到自己胸口掠过的恐惧,她尽力转开自己的?#24120;?#19981;敢正视他。而他却低下头,他灼热的呼吸在她的耳畔晕开,她听到他低低地叫她:“黄梓瑕……”

  那声音,混合在他轻微的喘息声中,略带沙哑,散在她的脸?#24352;裕?#24102;着一种令她心惊的意味。

  而他将她抵在墙上,低下头,向着她的唇吻下去。

  她全身的冷汗,都在一刹那沁出。咬一咬牙,她用尽全身力气举起双手,准备要将他狠狠推开。

  就在她的指尖触到他胸口衣襟的刹那,外面有人轻轻敲了两下敞开的门,低声说:“公子,夔王府有信件来,指明要给杨崇古公公。”

  王蕴仿佛在一瞬间清?#21387;?#26469;。

  他放开了黄梓瑕的肩,退后了两步,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,然后看向门外。

  不知不觉,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下来。

  长安城即将宵禁,?#36864;?#26159;王府,除却要事和急病,一般也不会走动。

  王蕴如梦初醒,长长出了一口气,回身坐到矮几前,低声说:“呈进来吧。”

  黄梓瑕靠在门上,觉得自己?#20013;那?#20986;一丝冷汗,后怕令她眩晕。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手,接过?#27424;?#20449;拆开,抽出里面的雪浪笺。

  笺纸折成方胜,十分厚实。她拆开一看,是一张白纸。

  空无一字。

  她扫了一眼,便立即将信笺折好,原样放回信封中,然后抬头看着王蕴,说:“王爷有急事召?#19968;?#24220;,恐怕我一定?#27809;?#21435;了,还请见谅。”

  王蕴的手按在桌上,几不可见地微微颤抖着。他强自抑制自?#28023;?#27809;有再?#27492;?#21482;将自己的脸转向窗外,看着外面的清风朗月,唇角露出一丝惯常的笑意,声音温和而平静,清清楚楚地说:“夜深露重,一路小心。”

  夏日天空明净如洗,一颗颗星辰镶嵌在夜空中,碧绿硕大。

  黄梓瑕踏着星月之光回到夔王府,李舒白果然还在书房中看书。

  头顶四盏凤翅攒八角细?#27735;?#28783;光辉灿烂,他已经换了一袭素纱单衣,纯净的白色柔软地流泻在他身上,在此时的灯光下,显得异常洁净,如同高山落雪。

  他那安静而清朗的姿态,在这样的?#24808;?#20043;中,让黄梓瑕原本七上八下的心在瞬间落回了原位。

  她穿过帷幔,轻轻走到他的面前,跪坐下来。

  而他头也不抬,只问:“王蕴?#38405;?#36215;疑了?#20426;?/p>

  她点点头,问:“王爷已经知道了?#20426;?/p>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他把手中的书合上,放在一旁,说,“不过听府中人说王蕴邀你见面,为防万一,才给你寄一封空白的信。”

  黄梓瑕默然点头。这一封空白信,有事就可以将她?#28982;?#26469;,若没事她便可不加理会,一切都只?#27492;?#33258;己抉择。

  “王蕴他……已经知道我就是黄梓瑕。”

  “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,而?#19968;?#26159;一个让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的未婚妻,难免要敏锐一点。”李舒白神情平淡,若无其事,“他要是看见一个和黄梓瑕长得相似的宦官,却一点都不在意,那才是怪事。”

  ?#26263;?#20197;后可能会?#26032;櫸场!?/p>

  “不会再?#26032;櫸常?#22240;为?#19968;?#24110;你解决。”李舒白说,虽然云淡风轻,但他说的话却就是有不容置疑的力?#20426;?/p>

  黄梓瑕点头,因为他这一句话,而忽然觉得心中源于王蕴的?#20999;?#24515;慌与悸动都消除了。在她预感中即将来临的暴风雨,也在这片刻间消弭于无形。

  她安心地低头,微微而笑。

  长夜寂静,两人相对而坐,在她前面的李舒白抬眼看见她低垂的面容,?#24178;?#30340;宫灯在她的面容上投下淡淡的晕红颜色。她玉白的脸颊上,隐约透出一种?#19968;?#33324;的颜色,娇艳柔软,仿佛此时暗夜中,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春日正静静地绽放在他的身边。

  他看见灯光在她的睫毛上,如同水波般轻轻一颤,他立即转开自己的目光,赶在她看向自己之前,将自己的眼睛转向案头。那里的琉璃瓶中,红色小鱼正一动不动地安睡着。

  仿佛为了打破这种沉默,李舒白转而问起其他事:“之前说的,让你给我一个交代呢?#20426;?/p>

  黄梓瑕顿时想起今日在击鞠场上,李舒白对她说的话。她帮助被李舒白从仪仗队中除名的人,等于是暗地里跟他对着干,简直是不把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。

  她顿时感觉到?#35753;?#23545;王蕴还要巨大百倍的压力,连呼吸都?#26197;?#21152;快了:“王爷是我的主人,对您,我尽忠;张行英是我朋?#30505;?#23545;他,我守义。虽然忠义两难全,可张行英对我有恩,我除了守义之外,还要守礼报恩……所以我思前想后,只能先帮他了。”

  “所以,你们之间的关系,比较亲厚,而相形之下,?#20197;?#27604;较疏远,是吗?#20426;?#26446;舒?#28796;?#20102;她一眼,说,“黄梓瑕,你真是有情有义,亲疏分明。”

  黄梓瑕顿时觉得自己后背的冷汗都沁出来了,她下意识地辩解道:“王爷对我恩重如山,黄梓瑕大约今生今世?#19981;?#19981;起……而张行英是?#19968;?#24471;起的。”

  李舒白在灯下看着她,见她一直乖乖地低头,一副理亏局促的样子,灯光打在她的面容上,隐隐波动,如蒙了一层不安的轻纱。

  他这才微微一哂,说:“其实,张行英如何,我亦没兴趣过问。只是我不?#19981;?#20320;私自行事。”

  她赶紧俯头表?#25937;?#38169;。他便转了话题,问:“荐福寺的事情有什么进展么?#20426;?/p>

  黄梓瑕赶紧将今日在荐福寺的见闻说了一遍,然后?#30452;然?#32473;他看:“?#27465;?#38081;丝大约两尺左右长短,并不是笔直,生锈的那一端有半圆弯曲弧度。直的那一端似乎被淬炼过,有一些轻微幽光。”

  “我明日去大理寺找来看看。”李舒白说着,又看向她,说,“还有,我今日答应了同昌公主,让你插手调查她身边的古怪,但其实,你无须太过紧张。她虽是公主,但你是我府上的人,并不归她差遣,你介入此案也只是帮大理寺的忙,与她无涉。所以,她若有过分要求,你推给崔?#31354;?#21363;可。”

  黄梓瑕一边在心里?#37027;?#20026;崔?#31354;?#40664;哀了一下,一边应道:“是。”

  “以及,最大的一个问题是——”李舒白淡淡说道,“这两件事,驸马与荐福寺内?#27465;?#23462;官?#21512;?#25935;的死,到?#23376;?#27809;有关系。”

  “击鞠场上发生的这件事情,内幕却这么复杂,所以……”一开始,她是真的不愿惹火上身。黄梓瑕心想着,无奈地朝李舒白看去,用眼神问,你不是一开始也不想介入此事的么?

  李舒白明明看出了她的疑惑,却并不说话,只是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,似乎在?#24760;?#20160;么,但终于还是抬手拉开抽屉,取出一张纸递给她,却不说话。

  黄梓瑕疑惑地接过,凝神看着上面的字。

  蜀郡举人禹宣,前月赴京备考,于国子监为学正,协理周礼杂说。同昌公主闻其名,邀之入府讲周礼,禹固辞再三?#22402;?#20116;日一次入府讲谈。

  纸上只有这寥寥数语。黄梓瑕放下那张纸,抿着唇看向李舒白,却没说话。

  李舒白淡淡说道:“关于此事,市井颇有流言。”

  刚刚在看到禹宣与公主府的关系时,还能勉?#31354;?#23450;的黄梓瑕,此时?#25104;?#32456;于微微一变。

  关于同昌公主与禹宣的市井流言……至于是什么流言,自然不言而喻。

  “没想到吧,他居然会与公主府扯上关系。”李舒白也不?#27492;?#24736;然自得地取过茶啜了一口,目光落在琉璃盏中安静的小鱼身上,“听说,他虽然年轻,学问却很扎实,于先贤著作往往有自己的独到见解。而且为人治学都十分端正,国子监的诸位学正、助教和学录等对他都是赞不绝口。”

  黄梓瑕站在灯下,默然许久,并不说话。

  “对于这位你的……”他斟酌了一下,才又说,“义兄,你准备怎么办?#20426;?/p>

  黄梓瑕低声说:“他如今一意认为我便是杀害全家的凶手,对我恨之入骨。我想……我们如今还是能避免见面,就避免见面吧。”

  “有件事,我倒是觉得很奇怪。”李舒白将手中茶盏放下,目光缓缓落在她的身上,若有所思,“他与你相处多年,?#30452;?#27492;交心,你是什么样的人,他本应最清楚不过,为什么他会执意认定你是凶手?#20426;?/p>

2018环岛赛路线
重庆时时分析计划软件 老快3投注代购 腾讯分分彩稳赚的玩法 总进球数 香港六合彩报码 彩之家排列五走势图 福彩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中奖规则 乐透乐体彩正版藏机图 辽宁35选7走势图表 排列200期走势图 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结果 福彩3d跨度走势图3d走势图彩经网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近十期 p62中奖规则及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