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88章 青梅余味(1)

第88章 青梅余味(1)






  酉初,黄梓瑕如约来到王家。

  明月东出,花影横斜。王蕴在王?#19968;?#22253;中临水的斜月迎风轩等候着她。

  清风徐来,她看见王蕴独自负手而立,月光自枝叶之间筛下,如在他的白衣上用淡墨描摹了千枝万叶。他的神情隐藏在淡月之后,望着沿?#24433;?#24464;徐行来的黄梓瑕,目光微有?#20102;浮?/p>

  黄梓瑕忽然在一瞬间有了勇气,她看出了对方内心的忐忑迟疑并不逊于?#32422;骸?/p>

  她面对的,并不是?#32422;?#24819;象的那么可怕的对手。

  所以她加快了脚步,来到他面前三步之处,裣衽为礼:“王公子。”

  王蕴目光暗沉地盯着她,许久未曾说话。

  她直起身,恭恭敬敬将那把扇子呈到他的面前:“之?#23736;?#35874;王公子借?#30097;?#23376;,此次特地奉还。”

  他终于笑了一笑,抬手接过那把扇子随手把玩着,开口问:“怎么今日不在我面前继续隐藏了?”

  她低声说:“欲盖?#32456;茫?#27809;有意义。”

  王蕴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他是典型的世家雍容子弟,即使心绪不佳,笑容却只带上淡淡嘲讥: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,我们现在本应该已经是夫妻了——然而如今你我的初次正式见面,却变成了这样。”

  黄梓瑕避而不答,听出了他温和声音下深埋的挖苦与嘲讽。她深埋着头不敢看他,只低声问:“不知王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真实身份的?”

  他凝视着她缓缓道:“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就觉得你像我记忆中的某个人,但是当时一时还不敢认,因为你的身份,是堂而?#25163;?#30340;夔王府宦官。后来,你指正了皇后,破解了王若那个案子之后,我就知道了,我想你肯定就是我一直挂念着的人。”

  黄梓瑕咬住下唇,低声说:“过往种种事情,都是?#21494;?#19981;起王公子。今日,我是特来向您道歉的,望您原宥我过往种种不是,黄梓瑕今生今世将竭力弥补,使王公子不再因我蒙羞。”

  王蕴没想到她能这样坦然认错,不由得怔了一怔,原本冷若冰霜的面容也不由得稍微和缓了一些。他望着她低垂的面容,许久,终于长出一口气,说:?#26263;?#20320;何苦为了那个人,而杀害?#32422;?#30340;亲人呢?”

  “我没?#23567;!?#33016;口处仿佛传来伤痕迸裂般的疼痛,黄梓瑕强自?#25346;鄭?#39076;声说道,“我易?#26696;?#25198;,千里迢迢来到京城,就是为了借助朝廷的力量,擒拿真凶,洗雪?#34915;?#38376;冤屈!”

  王蕴默然许久,才说:“?#34892;?#20107;,或许是天意弄人,请你节哀。”

  她咬住下唇,默然点头,但她尽力?#31181;疲?#22987;终没有让眼泪掉下来。他见她?#25104;园祝?#21364;倔强地抿紧嘴唇的模样,?#30446;?#19981;由得涌起一丝复杂的意味,忍不住低声对她说:“其实我从不相信你会是凶手。我一开?#23478;?#20026;,你会去投奔?#30422;?#30340;旧友,所以也曾多次到你?#30422;?#30340;熟?#28865;?#19978;去?#34164;劍?#21364;都未曾发现你的踪迹。只是怎么都没想到,你居然会摇身一变,成为夔王身边的宦官。”

  “这也是机缘巧合,?#34915;?#19978;出了些状况,遇见了夔王。他与?#21494;?#20102;交换条件,若我能帮他解决一件事情,则他?#19981;?#24110;我洗雪冤屈,帮我到蜀地翻案。”黄梓瑕垂下眼睫,黯然道,“只是我没有想到,他委托我解决的,正是他的婚事,涉及贵府秘事。”

  “这也是无可奈何,怪不得你。”王蕴说着,又低叹一声,说,“上午击鞠时,我态度也很急躁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

  他对她这么宽容,反而先为?#32422;?#30340;态度抱歉,让黄梓瑕顿时深深地心虚起来。

  两?#35828;?#36713;内坐下,相对跪坐在矮几左?#25671;?#22235;面风来,水动生凉,外面的波光与室内的灯光相映合,明亮而迷离。

  王蕴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,只给她布下点心,说:“上?#25991;?#26469;我家时,我看你十分?#19981;?#27185;桃?#19979;蕖?#22914;今樱桃已经没有了,你试试看这个青梅?#19979;蕖!?/p>

  青梅?#19979;?#25918;在白瓷盏中,上面堆了绞碎的玫瑰蜜饯,殷红碧绿。甜腻的蜜饯与酸涩的青梅混在一起,融合出一种完美的味道,作为餐前开胃简直精彩绝?#20303;?/p>

  见她?#19981;?#36825;道点心,王蕴便将盘子移到她面前,似乎漫不经心地说:“青梅这种东西,很多女孩子都?#19981;丁?#20294;其实这种东西酸涩无比,只有配上极多的蜂蜜,才能将其腌渍得可以入口。”

  黄梓瑕听他话中另有所指,便停了下来,抬眼看他。

  而他的目光凝视着她,声音平缓:“若没有蜂蜜,还执意要摘这种东西吃,岂不是?#34164;?#33510;吃么?”

  黄梓瑕垂下眼,咬住下唇静默了一会儿,说: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不知其味者,或许无法切身感受。”

  王蕴微微一笑,?#25351;?#22905;递了一碟金丝脍过去。

  窗外的月光照在水光之上,透过四面大开的门窗,在周围粼粼闪动。黄梓瑕跪坐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笑容,胸口涌动着复杂的情绪,却又不知道?#32422;?#35813;如何开口。几次启唇,最后想说的话却都消失在喉口,她只能低下头,假装认真用膳。

  而王蕴坐在她的面前,静静地凝视着她低垂的面容。她依然是三年前他惊鸿一瞥的那个少女,只是褪去了稚嫩与圆润,开始显现出倔强而深刻的轮廓来。

  三年前……她十?#27169;?#20182;亦只是十六岁的少年,很想看一看传说中的,那个惊才绝艳的未婚妻,可又出于羞?#27185;?#36824;得拉着别人和他一起去宫里,才敢?#20302;?#30475;一眼。

  那时春日午后,她穿着银红色的三层纱衣,白色的披帛上,描绘着深浅不一的紫色藤花。

  她在宫中曲廊的尽头,在一群宫女的身后,比任何人都纤细轻灵,就像一枝兰信初发的姿态。而他一直看着她,眼睛都不敢眨,怕错过?#32422;?#36825;珍贵的机会。

  直等她行到走廊尽头,他终于看见她一回头。于是他想象了无数次的面容,如同寂夜中忽然绽放的烟花,呈现在他眼前。

  在那个春日,她侧面的轮廓,就像有人用一把最锋利的刀子刻在了他的?#30446;?#19978;,再也无法抹去。

  然而,他刻在心上三年多的她,却给了他最致命的羞辱与打击。那?#38382;?#38388;,他辗转反侧,寝食难安,深刻在心头的那个侧面轮廓,流了血,结了痂,却留下?#20102;?#26080;法消磨的痕迹。他不停地在想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到底是为什么,?#32422;?#26399;盼了三年的人,那个兰信风发般美好的未婚妻,会劈头给他这么大的耻辱,将他这么久以来的期望,亲手扼杀?

  他凝望着眼前的黄梓瑕,想着?#32422;?#19977;年来期?#28201;淇眨?#26126;知她是令?#32422;?#21644;家族蒙羞的罪魁祸首,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出下一句话。

  而黄梓瑕感觉到了他的目光,她觉得?#32422;?#33016;口像堵塞了般难受,一种窒息的感觉,让她的心一直一直往下沉去。

  她将手中的瓷碟慢慢放回桌上,咬了咬下唇,低声说:“抱歉……其实我,我也曾经想过,要与你平和地商?#30475;?#20107;,尽可能不要惊动外人,我们?#32422;?#35299;决……”

  “解决……你是指什么?”王蕴盯着她,缓缓地问。

  黄梓瑕紧抿双唇,抬眼望着他,许久,终于用力地挤出几个字:“我是指,解除婚约。”

  王蕴那一双漂亮的凤眼死死盯着她,像是要在她身上灼烧出一个洞来。就在她以为,他会控制不住?#32422;?#30340;怒气对她爆发时,他却忽然移开了目光,望着窗外的斜月,声音低喑而沉静:“我不会与你解除婚约。”

  黄梓瑕放在桌上的手,不自觉地收紧,默然紧握?#25159;?/p>

  他目光看着窗外,徐徐的晚风吹?#20040;?#22806;的花影婆娑起伏,他极力控制着?#32422;海?#33080;上的沉郁阴翳?#27493;?#28176;退去。她听到他的声音,如同耳语一般,甚至带着一丝异样的温柔:“黄梓瑕,你是我三媒六聘,婚书庚帖为证定下来的妻子。不管你身?#36127;?#32618;,不管你身在何处,只要我不同意退婚,你今生今世就只属于我,而不属于任何人。”

  这么温柔的话,却让黄梓瑕胸口如同受了重重一击。她?#31561;?#25260;头,在此时动荡的波光与灯光之中,她看见他温和平静的面容,却觉得整个世界?#23478;?#24120;波动起来,让她?#30446;?#26377;一股温热的血涌过,莫名的紧张与恐惧。

  她用力地呼吸着,让?#32422;?#38215;定下来,低声说:?#23736;?#35874;王公子错爱。可我?#32422;?#20063;不知?#26469;?#29983;是否还能有站在别人面前的一刻,所以……不敢耽误王公子,也不敢累您经年等候。毕竟您是长房长孙,有?#32422;?#30340;责任。若因为我而耽误整个琅琊王氏,黄梓瑕定然一世不得心安。”

  他却微微而笑,安慰她说:“你不必担心,王?#19968;?#19968;直支持你,尽力帮你洗清冤屈。我?#19981;?#31561;你,一直到真相大白的时候。”

  黄梓瑕摇头,固执地说:?#26263;?#25105;已是身不由己,如今名声狼藉,早已不妄想还能像普通女子那样安稳?#20197;恕?#20170;生今世……恐怕你我注定无缘。还请王公子另择佳?#36857;?#40644;梓瑕……只能愧对您了。”

  他目光灼灼看着她,似乎要看见她的心里去。

  而黄梓瑕望着他,默然咬住了下唇。

  许久,她听到他轻轻地说着,如同叹息:“黄梓瑕,扯这么多冠冕?#27809;?#30340;借口,难道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真心?”

  她头皮微微一麻,在他洞悉人心的目光之下,感觉?#32422;何?#25152;遁形。她没有勇气抬头看他,只能一直低头沉默,唯?#20889;?#22806;反射进来的波光,在她的睫毛上滑过,动荡不定。

  而他依然声音轻缓,慢慢地说:“你其实,依然还想着那个禹宣,不是吗?”

  黄梓瑕依然无言垂首,她的恋情已经路人皆知,再怎么隐瞒抵?#25285;?#37117;是无用的,所以她只能选择沉默。

  “有时候,我?#32422;?#20063;觉得很无奈,很……痛苦。”他定定地盯着她,目光中有暗暗的火焰在燃?#30504;?#25105;的未婚妻?#19981;?#19968;个男人,事情闹得那么大,沸沸扬扬天下皆知——而那个男人,却不是我。请问你是否曾想过,我的感受?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结果 彩票开奖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1 福建快三号码表 天津时时彩有实体店吗 22选5体育彩票走势图 体彩广西11选5结果 五子棋棋谱 2o14年3d带连线走势图 乒乓球发球视频 搜狐彩票下载安装最新版本 排列三走势图11年五六月 j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福彩25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林时时彩奖金怎么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