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22章 上穷碧落(2)

第122章 上穷碧落(2)






  飞溅起的水珠洒落在他端着白瓷盏的左手之上,紫色的衣袖被溅湿,甚至他苍白的脸颊上也溅上了两三点水珠。

  他抬起右手,轻轻擦去脸颊上的水珠,不言不语地看着她。

  黄梓瑕只觉得后背的汗微微渗出来,那种仿佛被毒蛇盯上的感觉,又一次涌上心头。她匆匆行礼,说道:“王公公恕罪!小的恐怕要立即去公主府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他面无表情,略一抬手。

  黄梓瑕立即站起,退了几步,然后转身快步逃了出去。

  公主府中已经乱成一团。

  发现自己最珍爱的女儿居然死在闹市街头,皇帝勃然大怒。今?#30415;?#20540;的御医最先倒霉,因为救治公主不得力,三个人全部被拉下去杖责,她到的时候,已经?#32972;?#25171;死了两个。

  黄梓瑕听说之后,不由得与周子秦一起站在公主府内,低声叹息。

  “可是,我们发现的时候,公主已经死了,再怎么妙手,也无力回天啊……”周子秦一脸惊惧,声音都开始颤?#35835;耍?#23815;古,这可怎么办啊?这样下去,皇上迁怒他人,我怕有不少人要遭殃啊!”

  黄梓瑕望着被抬出去的御医,皱眉低声说:“你先关心我们自己吧,皇上亲口吩咐我们负责此案,结果案件未破,公主被杀,你觉得皇上会放过我们?”

  周子秦的脸更白了,额头冷汗涔涔而下:“崇古,我们得去找夔王帮忙……”

  “他现在在哪里?你去哪儿找他??#34987;?#26771;瑕无奈问。

  周子秦的脸顿时变得惨淡无比:“那,那可怎么办?”

  “戴罪立功吧。?#34987;?#26771;瑕刚说完,里面已经有人大步迈出来,狂怒地大吼:“公主府中,是谁跟着同昌出去的?所有人,统统给我陪葬!让他们到地?#24405;?#32493;服侍同昌!”

  这是已经在暴怒中失去理智的父亲,当今皇帝李漼。

  守候在公主府外战战兢兢的那一群宦官和侍女们,陡然听闻这个晴天霹雳,顿时个个哀哭出来,垂珠等人更是瘫倒在地,面色惨白。

  周子秦闻言大急,不顾一切地叫出来:“陛下,公主身边人是无辜的!求陛下三思!”

  皇帝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他的理智几乎已经被怒火灼烧殆尽,一时竟认不出他是谁:“谁再有言语,一并拖下去!”

  “陛下,奴?#23621;?#19968;言,请您斟酌!?#34987;?#26771;瑕赶紧下跪行礼,说道,“陛下,公主若有知,必定不愿您如此盛怒,做下日后追悔之事,还请保重龙体,以免公主在泉下不安。”

  “杨崇古!?#34987;?#24093;瞪着她,怒吼,“朕命你追查公主府这几起疑案,可你至今毫无寸进,贻误案情,以至于同昌……同昌……堂堂我大唐朝的公主,竟这样在街头……为贼人所杀!”

  他说到此处,喉口哽住,连气都差点喘不过来。

  郭淑妃从内室出来,哭着扑上来,帮他抚着胸口顺气,声音也是嘶哑喑塞:“陛下……陛下,我唯一的女儿……竟就这么没了!那凶手……那凶手,必要千刀万剐,挫骨扬灰!”

  黄梓瑕说道:“奴婢定会将此案真凶擒?#38665;?#26696;,因此恳请陛下留住公主府一干?#35828;?#24615;命,奴婢好一一盘查询问,以期早日破案,擒拿真凶!”

  皇帝狠狠一拳捶在柱子上,目光从眼前的宦官宫女身上一一滑过,恨道:?#21543;?#20026;公主身边人,?#27425;?#33021;保护好主人,个个该死!”

  黄梓瑕垂眼道:“公主心怀柔善,对身边人恩泽甚深,她若有知,必定不愿见陛下今日为她如此大开杀戒。”

  公主府一干宦官宫女忙跪在地上,个个头如捣蒜般连连哀求。

  皇帝只觉得血气上涌,头?#25991;?#30505;。他靠着梁柱,目光看向殿内,却只看到垂在同昌公主之前那重重的纱帐。

  那里面是他的第一个孩子,在他还是郓王的时候,不知道未来在哪里,看不到明天,身边所有人都怀疑他,唯有这个女儿,软软地偎依在他的怀中,将他?#32972;?#33258;己唯一的倚靠。双臂抱着他的脖子时,她的目光总是闪闪发亮地望着他,?#36864;?#37101;淑妃想要抱她,她也不愿意松开手。

  她?#22856;?#23681;才会说话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,是“得活”。他还没听清楚那是什?#21254;?#24605;,迎接他登基的仪仗已经到了门口。他相信这个女儿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,他对她爱逾珍宝,而她也坚定不移地相信,她的父王是她最?#30475;?#26377;力的屏障。

  然而现在,有人抢走了他最珍爱的宝贝,只剩下他一个人无限悲凉地看着女儿冰冷的尸体。

  皇帝慢慢甩开郭淑妃的手,目光愤恨地瞧着她。

  郭淑妃呆了一瞬间,然后顿时察觉,他必定是将女儿的死迁怒于自己了,认为若没有她为了扳倒王皇后,特地召女儿进宫,女儿就不会死在街头的那一场混乱之中。

  她又气愤又悲恸,背转过身,捂着脸压抑着自己的哭声。

  “什么南齐潘淑妃,什么潘玉儿!一个数百年前的鬼魂,怎么可能带走朕最心爱的公主!?#34987;?#24093;站在殿前,吼叫的声音似有嘶哑,?#21254;?#28982;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暴怒?#34987;安椋?#32473;朕查清楚!是谁在?#21543;?#24324;鬼,是谁在妖言惑众,是谁……杀了朕的灵徽!”

  所有人跪倒在他的面前,没有一丝声息。

  皇帝的声音在死寂的堂内回荡,隐隐回荡,却越显得悲恸。

  他猛然转身,眼睛?#19978;?#21516;昌公主停尸的方向,胸口急剧起伏,悲怆与愤恨如同?#34892;?#30340;火焰般在他身上燃烧,让他几乎要倾覆了面前的公主府,杀掉面前所有人给自己的女儿陪葬。

  望着女儿所在的地方,也不知过了多久,灼热的怒火?#31449;?#24930;慢变得冰凉,哀痛从头顶如水银般贯入,侵袭了他全身。火焰?#31449;?#34987;寒意吞噬,他忽然明白,曾经抱在怀中的那一团软软的肉,已经不在了;曾经咯咯笑着喊他父皇的那个声音,已经不在了;曾经抓着他的手臂撒娇乞怜的那双手,已经不在了?#30343;?#32456;仰望着他的那双眼睛,也已经不在了。

  他疼爱了二十年,那个任性、骄傲、倔强的女儿,不在了。

  “杨崇古,?#36864;?#20320;把整个京城翻过来……?#34987;?#24093;缓缓抬起手,挡住自己眼中涌出来的眼泪,却挡不住声音的哽咽、身体的颤抖,他极慢极慢的说着,仿佛怕自己的气息一旦松懈,就要恸哭失声。

  “在公主出殡之前,你要给朕一个交代。朕要……将凶手在公主灵前挫骨扬灰!”

  黄梓瑕默然,只跪下向他叩首,郑重地说:“是。”

  ?#23433;?#28857;没命了……”

  公主的遗体停在正厅,一离开之后,周子秦就擦了把汗,低声自言自语:“夔王爷在哪儿啊,他不在我好怕……”

  黄梓瑕目光看到厅外正站在那里默默无言的驸马韦保衡,便示意周子秦噤声,走到驸马面前行礼。

  韦保衡勉强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了,他的眼中全是泪,虽然竭力?#31181;疲?#21487;依然滚滚落下来,无法自已。

  “都是……都是我的错。”他喃喃说着,声音虚浮,“夔王和你,都早已叮嘱过我……说过要守着公主……可她要出门,我却没拦住……”

  黄梓瑕黯然,也不知该对他说什么,只能说:“驸马请节哀。”

  他点一下头,声音哽?#21097;?#20063;说不出?#21834;?/p>

  黄梓瑕见他这个模样,也只能再劝慰几句,带着周子秦出了公主府。

  出了公主府所在的十六王宅,黄梓瑕呆住了,周子秦也呆住了。

  李舒白的马车正在等着他们。而车旁站立着一个人,正是张行英。

  黄梓瑕和周子秦面面相觑,她?#28982;?#36807;神,冲张行英点点头,赶紧到马车旁边行礼:“王爷。”

  李舒白正在车上看公文,眼皮都不抬:“限期几日?”

  “出殡之?#21834;!?/p>

  “还好,皇上?#38405;?#20063;算是宽容了。”他终于抬眼瞥了她一下,将自己手中的公文合上,说,“公主去世时,吕?#26410;?#36523;在狱中,显然没有作案可能。”

  “而这三桩杀人案,很有可能是一个凶手连环作案,作案的手法,?#24944;?#30340;是那张画。?#34987;?#26771;瑕沉吟道,“所以,?#26410;?#26159;前两桩案件凶手的可能性,并不大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2019年大乐透走势图表南方 中国体彩广东11选5 t香港赛马会六合彩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家禽野兽四i期期 七星彩票app下载安装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彩乐乐 港妹免费六合图库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定牛 免费送彩票 彩票开奖浙江福彩6十1开奖结果 河南七星彩走势图 35选7网上选号机 河北快3开奖昨天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