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17章 鸾凤身轻(1)

第117章 鸾凤身轻(1)






  步出钱记车马店,周子秦抱怨道:“好无聊啊……翻来覆去听这些车轱辘话,能让我大显身手的尸体在哪里?本案电光火石豁然开朗的那一刻又在哪里?”

  “查案本来就是枯燥的事情,你现在需要的,就是从一团乱麻之中,将那几个最重要的线头抽出来,重新将一切整理好。”黄梓瑕说着,沿着西市的街道继续往前走。

  周子秦苦着脸问:“去哪儿啊?”

  “?#26391;?#39321;烛铺。”

  “什么啊……又和那个混老头儿打交道啊?”周子秦牵着小瑕,一脸不甘愿,“有时候真想代替滴翠,狠狠扇那老头一个大嘴巴!你说世上有这样的混人么?”

  “真相还未出来之前,说什么都为时尚早。”黄梓瑕说着,将那拂沙系在路边的一株柳树下,走进了?#26391;?#39321;烛铺。

  吕至元正在弄蜡烛芯子,一根根芦苇被裁切后,细的粗的码得整整齐齐。他听见有人进来了,却头?#35009;?#25260;,只问:“要什么?”

  “吕老丈,生意还好吗?”黄梓瑕问。

  吕至元这才慢吞吞抬头,看了她一眼,又低头继续剥自己手中的芦苇叶子去了:“哦,是你。”

  “打扰老丈了,此次又有事情要请教,还请不要嫌弃我们数次叨扰。”黄梓瑕见他没有理会自己,便拉过旁边的条凳,和周子秦一起坐下了。

  吕至元始终专注地在弄蜡烛,黄梓瑕也不以为意,神情如常地问:“听说魏?#35009;?#27515;的前一日,到你的店中买过零陵香?”

  他慢吞吞说:“香烛不分家,我这本就是香烛铺。”

  “你能否详细说一说,当日魏?#35009;?#36807;来的情景?”

  “那个阉人之前来过我店里,是替公主府给我拿银子来。这一次是被钱老板带来的,?#19968;?#20197;为又是滴翠的事情,谁知他开口就要零陵香,说他有头疾,晚上常睡不着,零陵香用着还不错。我这边也只剩两块了,就都卖给了他,一共是三两四钱,收了他六百八十文。”

  “买完之后呢?”

  “我管他怎么样了,生意上门,我做了,收了钱,还有什么?”

  黄梓瑕不置可否,只说:“那天晚上,魏?#35009;?#22833;踪了。公主府的人找不到他,然后在第二天,他死在了荐福寺。”

  吕至元慢吞吞地抬起头,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她:“难道公公的意思,和我有关?”

  黄梓瑕看着他,没说?#21834;?/p>

  “一个有手有脚自己能走的人,第二天还活生生出现在荐福寺中,前一天到我这边买点香料,关大理寺屁事。”吕至元也不理她,径自站起身,拖着几支最长的芦苇芯子,用力扎在一起,外面又用麻布捆上,做成巨大的一支蜡烛芯。

  周子秦问:“这么大的蜡烛,是补荐福寺那支炸掉的蜡烛的?”

  “嗯,今晚?#34903;?#28891;身,明天再把彩色蜡雕成的花鸟龙凤贴上,涂装金银粉,到就能弄好了。”

  这么说,做这么大一个蜡烛,看起来工程艰巨,其实在吕至元这样熟练的人手中,其实也是很快的。黄梓瑕心里想着,又看着那一?#24052;?#30340;蜡,说:“吕老丈真是有办法,您之前说,荐福寺找了好久,才给您凑齐?#34903;?#34593;烛的蜡,而如今这才几天,您自己就把蜡给凑齐了。”

  “我老头儿这么多年,没存下钱,蜡倒是存下了一些。”吕至元说着,慢吞吞地拖着芯子走到后面去。后面一个巨大的锅里正在融制蜡块,发出一?#33267;?#20154;不快的味道。

  他把用麻布包裹好的蜡烛芯子浸在烧热的蜡烛油中,让它吸饱蜡油,一边又拉出一个足有一人高的蜡烛模具来,然后搬出几个大小不一的?#21834;?/p>

  他爬上凳子,用一个一尺见方的大铜勺舀起已经融化的蜡汁,一一倒满那个蜡烛模和各个?#21834;?/p>

  黄梓瑕随口说道:“老丈身体真好,快六十的人了,还能一个人做这么重的活。”

  “哼,现在的年轻人都吃不了苦,做了?#25945;?#23398;徒就要跑掉,有什么办法?”吕至元冷冷道,“老汉我年轻时应召入伍,在弩?#21448;?#20013;,单手就能安三石的弓弩!”

  “原来老丈还为国效力过。”周子秦也不在意,又把话题兜回来,问,“这个模具,好像比做出来的蜡烛要小很多吧?”

  “一丈高的模具,到哪里去找?”吕至元一边倒蜡,一边说道,“下面这些桶中的蜡块,到时候也要倒出来的,到时候一块块接上去,再将大小不一的地方切削掉,涂上一层蜡,就成一整支了。”

  周子秦傻傻问:“那蜡烛芯子怎么套上去呢?”

  老头儿瞪了他一眼:“中间的蜡?#36710;?#24930;,所以在叠好之后,先不忙着削外面,要趁中间还有点软时,蜡烛芯下面装上一个烧红的铁尖头,直接插进去,一下子就到底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周子秦赞叹,“果然是三百六十行,行行有诀窍!”

  黄梓瑕正在想着如何盘?#20107;?#33267;元那个孙癞子的?#26391;保?#22806;面忽然一声大喊:“吕老头儿!吕至元!”

  吕至元没理会,径自在那里浇蜡烛。

  门口那人狂奔进来,顿足大叫:“吕老头!你女儿滴翠……要死了!”

  吕至元?#35835;?#24867;,那双一直稳稳持着铜勺的手一颤,随即问:“什么?她还没死?”

  “没死!不过,这下可真要死了!”那人一句话,黄梓瑕和周子秦顿时都愣住了。

  “你女儿去大理寺投案自首了,说自己杀了公主府的宦官和孙癞子!”

  大理寺。

  原本午膳一过保准就溜回家陪夫?#35828;?#23828;少卿,今天居然还在。一看见黄梓瑕和周子秦来了,他顿时喜气洋洋地迎上来:“子秦!崇古!真是太好啦,不费吹灰之力,凶手投案自首,这多日来的?#30142;?#29006;熬,终于可以结束了!公主府给我们的压力,也终于消散了!”

  黄梓瑕一边跟着他往里面走,一边问:“犯人已经都招了吗?”

  “招了!她拿着一幅画过来投案自首的,还说那幅画是?#28982;?#25163;书什么的,我看那种乱七八糟的样子,可真不像。”

  一边说着,一边已经到了大理寺正堂后面。大理寺并无牢狱,只在后面辟了几个?#30343;遙?#26242;时关押该受?#21497;?#30340;犯人。

  滴翠正坐在其中一个房间内,怔怔地望着?#24052;?#22312;风中起伏的枝叶。

  黄梓瑕与周子秦、大理寺诸人进门,将门关上,叫她:“吕滴翠。”

  滴翠神经反射般地站了起来,待看见面前的几个男人,又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,不自觉地退了一步。

  黄梓瑕知道她心中尚有阴影,赶紧安抚道:“吕姑娘,我们只是来依例询问,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了。”

  吕滴翠咬住下唇,望着她许久,默然点头。

  黄梓瑕示意她先坐下,然后站在旁边,看着大理寺的两位知事向她询问案情。

  “姓名,年龄,籍贯?”

  “吕滴翠……十七岁,京城人氏。”

  ?#24052;?#26696;自首,所犯何事?”

  滴翠的眼睛依然是红肿的,她神情恍惚地坐在他们面前,呆呆出神许久许久,才慢慢咬住下唇,含糊地挤出几个字:“我杀了人。杀了……两个人。”

  两名知事显然一开始就知道她投案的原因,并无诧异,只说:“从实一一说来。”

  滴翠的声音喑哑而缓慢,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杀了……公主府的宦官魏?#35009;簦?#36824;杀了……大宁坊的孙癞子。”

  “为何杀人?以何手法?”

  “魏?#35009;?#26366;害过我,让人将我责打致昏,又丢在街?#29301;?#20197;至于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?#36335;鸾?#27515;的面容上,终于显出一丝扭曲的恨意,声音?#37096;?#22987;用力起来,“那日在荐福寺,我头上的帷帽掉落,张行英帮我去捡帷帽时,我看到了魏?#35009;簟?#20182;穿着宦官的?#36335;?#22312;人群中显得特别?#38405;俊?#23601;在这个时候,一个霹雳下来,蜡烛炸开,那蜡块里面掺着各种易燃?#19976;?#36935;火就着。我……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,就像发狂了一样,在魏?#35009;?#34987;人挤到我身边时,我用力一推,他就倒在了蜡块燃烧的火堆之中,全身都烧起来了……”

  黄梓瑕站在旁边,冷静而?#32842;?#22320;听着,不发一言。

  知事又问:“那么,那个孙癞子的死呢?”

  ?#20843;?#30302;子……那个禽兽……他用钱?#31456;?#20102;我爹,但我绝不会放过他!”滴翠说到此处,终于激愤若狂,声音也变得嘶哑尖厉,听来十分可怕,“那日午时,我去大宁坊找孙癞子,因怕女子体弱,还在匕首上涂了毒药。那禽兽听到我的声音开了门,我冲上去就扎了他两刀,他逃回屋内锁了门。我想再刺他几刀,却没推开门,只好……转身跑开了。”

  黄梓瑕端详着滴翠,慢慢皱起眉头:“那么,你的毒药是从哪里来的?”黄梓瑕追问道。

  滴翠咬牙道:“?#21734;?#21733;家药柜中有乌头,他教过我识药材。”

  “可孙癞子是死在床上的。”

  “可能……可能他受伤后爬回床上,药性发作就死了。”

  崔纯湛低声问那两位知事:“她说的,和案件可对得?#19979;穡俊?/p>

  一位知事点头道:?#21543;?#21475;虚浮不深,似乎确实是女人下的手。”

  崔纯湛点头,又问她:“吕滴翠,既然你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杀死了两人,又为?#25105;?#26469;投案自首,自寻死路呢?”

  滴翠深深吸气,鼓足勇气直视着他,说:“这两个案件闹得京城沸沸扬扬,也有无辜者被卷入。我虽是弱女子,但一人做事一?#35828;薄?#32780;且,我更想让天底下的恶人看一看,作恶多端必有报应!”

  崔纯湛听了她的话,也是动容点头,叹道:“此情可悯,此罪难逃啊!”

  一位知事又问:“驸马爷在击鞠场受伤,你可知道?”

  滴翠垂眼点头,说:“听说过……我的恩人张行英,当日就在场上。”

  “此事与你是否有关?”

  滴翠摇头,想想又点点头,说:“我罪该万死……听说张行英要击鞠?#28909;?#20110;是那天就在家中祈祷,祈求对方落马,让张行英赢球……我想,我想或许是我那暗祷?#40644;?#33832;听到了……”

  这个解释,连崔纯湛亦只能?#38405;?#20004;位知事说道:“这个就不必写上了,想来?#35009;?#20160;么关联。”

  知事又问:“你拿来的那幅画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那是张行英家中的画,大理寺要的,他一直找不到,其实……其实是我偷走了,我想大仇已报,可离开京城了,只是没?#26032;?#36153;。听说这幅画是?#28982;视剩?#25105;想必定值钱的,所以就偷出来当掉了,可谁知大理寺却来寻找,引起一场轩然大波,我只好赎回来,送到这边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黑龙江p62历史开奖结果 山西11选五最大遗漏 辽宁11选5前三直开奖 云南快乐十分冷热号 cba球员历史排名 新浪七乐彩走势图 新浪竟彩比分直播 河南22选5今天预测号 阿甲升降级2019规则 中国足彩胜负彩网 排列五开奖号码结果 穷疯了快速挣钱的法子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快速赛车彩票 喜乐彩复式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