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09章 怀蔷宿薇(1)

第109章 怀蔷宿薇(1)






  黄梓瑕在落珮指引下,前往厨房寻找菖蒲。

  菖蒲又在制定明日府中的?#35828;ィ?#27491;吩咐几个厨娘和杂役:“公主身体不适,口味必要清淡,鸡鸭鱼肉必要酌减,补血益气的一定要有四种——前日说了公主喜爱枸杞芽,怎么还不见你们去采买?”

  杂役们唯唯诺诺,也有人烦恼道:“枸杞芽是当季才好吃的,如今都老了,一时也难找。”

  菖蒲叹了口气,拍拍桌子说:“我不管,公主说要什么,你们要是弄不到,明天我一个个掀?#22235;?#20204;头皮!”

  落珮在外面叫她:“菖蒲姑姑。”

  她回?#25151;?#35265;她们,才挥手示意几个人散了,一边站起来,脸?#19979;?#20986;勉强的笑容:“杨公公,来找我有事么?”

  黄梓瑕走到室内,在她对面坐下,说道:“前次过来请教了姑姑几个事情,如今还有一两点疑问,还请姑姑释疑。”

  菖蒲一脸郁闷:“还是魏喜敏的事情?我当时真的只是与他口角一?#21619;?#24050;,府中与他吵过架的人又不只有我,前月坠玉不就和他大闹了?#24576; ?/p>

  黄梓瑕笑道:“不,?#20063;?#38750;来问这件事。”

  “那……不知公公这回想要问的,是什么?”

  黄梓瑕正视她,问:“请问姑姑,你上?#25991;?#38646;陵香的来历,是否可以对我从头至尾说一遍?”

  菖蒲愕然,问:“和那零陵香……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这个我不便说,我也是奉大理寺少卿崔少卿之命,前来问话。”黄梓瑕冠冕堂皇地说。

  菖蒲只能低头说:“是……是公主府外一个人送给我的。”

  “不知是什么?#22235;兀俊?#40644;梓瑕追问。

  菖蒲咬咬唇,但终于还是说:“钱记车马店的老板,钱关索。”

  黄梓瑕没想到那个矮胖的老板钱关索居?#25381;?#29579;府中的厨娘有关,双眉顿时皱了起来。

  魏喜敏因讨要零陵香而与厨娘菖蒲口角;在孙癞子死的屋内,王蕴?#35834;?#20102;零陵香的气息;而钱关索,刚好是?#37096;?#23385;癞子那个房门的人;同时也是贩卖那匹?#38754;?#39532;摔?#35828;?#40657;马的人……

  这一切,到底是以什么串联起来的?期间那条现在还看不见的线索,到底是什么?

  她又问:“菖蒲姑姑,请恕我打听您的私隐,您是公主府掌膳的,而钱关索是车马店的,似乎风马牛不相及……”

  “是啊……我们也是年初认识的。”她低头,用手指在桌上画?#29275;?#26174;得有点窘迫,“那时他手下一伙人在公主府修缮下水道,因厨房的水道最多,我与他商量过水道分布,便由此相?#35835;恕?#20182;……他胖是?#33267;说悖?#30702;也是矮?#35828;悖?#20294;为人很好。他们在这边干活时,我有一次走路不小心,陷到?#22235;?#27974;里,就是他把我背出来的,还打了水帮我洗干净鞋子送回来……”

  黄梓瑕看着她面容上微微的红晕,不由得提醒她:“钱老板这个年纪,家中应该是有妻有子了吧。”

  “是,他家中有妻有妾,还有三个儿子。”

  黄梓瑕便也不再说什么,只问:“钱老板把零陵香送给你,然后按照府中规矩,你便先呈给公主过目,谁知公主?#21767;?#23427;赐给了魏喜敏?”

  “是啊,结果那个魏喜敏贪得无厌,我总共就这么点儿,他却以为我必定自己还留着一些的,过来讨要。我说没有,他就硬向我要钱老板的地址,说……说什么去找我相好的要也是一样!”菖蒲说起这话,脸色还是气得通红,“这是什么鬼话!知道的还以为我和钱老板有什么见不得?#35828;?#20107;呢!”

  “菖蒲姑姑,你也不要太生气了,实则……我觉得魏公公的猜测也有一定道理。”黄梓瑕解释道,“零陵香十?#32456;?#36149;,谁会知道钱老板如此慷慨,居然会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呢。”

  “废话,我帮他那么多次,我自己也是冒风险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喉口卡住,似乎觉得自己不应该将这件事宣之以口,但话已出口,也无法再收回,只好懊恼地坐在那里,不再说话。

  黄梓瑕望着她的眼睛,没说话,却一直看着她。

  菖蒲在她的凝视下,叹了口气,不得不开口说:“钱老板有一?#21619;?#25105;说,他早年间有个女儿,如今若还在的话,也有十七八岁了。?#19978;?#24403;初他带着妻儿逃荒到长安城郊时,一家人饥寒?#40644;齲?#23454;在?#35805;?#27861;,只能将当时年仅七岁的大女儿给卖掉,换了五缗钱。就靠着这五缗钱,他一家?#35828;?#20197;活命,他?#37096;?#30528;贩卖草?#25472;?#23478;,后又遇上贵人,到关外联络到几家大马场,如今生意越做越大,三个儿子也相继成人,?#19978;А?#20182;说此生亏欠最多的便是自己的女儿,但恐怕是再也寻不回来了。”

  黄梓瑕点头,又问:“此事应该去?#19968;?#37096;打听,怎么会找上你呢?”

  “当初他的女儿,买家是个公公,据说是宫里出来采买宫女的。他寻思?#29275;?#22899;儿估计不是在宫里,就是在诸王府邸。?#19978;?#20182;一介商贾,与宫中、王府又能有什么交集呢?但我?#20040;?#26159;公主府的人,与公主身边的几个侍女是说得上话的,她们有时进宫或去诸王家做客,或许能打探得一些消息,虽然希望渺茫,但也总是一条路。”

  黄梓瑕笑问:“姑姑热?#38393;?#20154;,想必定是帮他打听了?”

  菖蒲神情显出一?#21046;?#24322;的尴尬,说道:“这事……说来也凑巧,他要找女儿,偏巧……就在公主府中找到了。”

  黄梓瑕也是诧异,宫中、诸王、公主府邸中,宫女侍女多如牛毛,不下万人,怎么就这么巧,刚托公主府的人找,这人就在府中,真是太过凑巧。

  “或许这也是……他心?#26174;?#28789;,命数中冥冥注定,所以这般凑巧吧。”菖蒲说道。

  “那么他女儿是公主府中的谁?”

  菖蒲神情更显奇异,眼神?#25105;?#35768;?#33579;?#25165;终于说:“我想可能是……是垂珠。”

  ?#25353;?#29664;?怎么认定的?”

  “哦……垂珠今年十七岁,是七岁那年被采买进宫的,家中……据说也有两个弟弟,而且她右手腕上有个……痕迹,和钱老板形容的,一模一样。”

  “两个弟弟?”

  “是呀,钱老板三个儿子,有一个孩子是在卖掉女儿发达之后才出生的。”

  “这可真是太巧了。钱老板想必很高兴吧?”

  “是呀,这可是天降好事,我都替他们高?#24661;?#20294;是此事还请杨公公一定要保密,如?#34183;?#35201;,不要向别人提起。”菖蒲叹了一口气,说,“毕竟这是我私收了他人财物,瞒着公主在府中为别人办事,按例,是要被逐出公主府的。”

  “姑姑放心吧,这也是你积德行善。只要与本案无涉,我一定绝口不提!”黄梓瑕保证道。

  菖蒲这?#35834;?#28857;头,脸上却依然是那种忧虑的表情。

  黄梓瑕想了想,又问:“姑姑是驸马那边带过来的家人吧?”

  菖蒲赶紧说:“哎呀,我们如今都是公主府的人,哪有这边那边的。”

  “?#20063;?#38750;这个意思。”黄梓瑕笑道,“我只?#34103;?#24471;姑姑这名字十分?#32982;攏?#21448;听说府中有豆蔻、鸢尾等,觉得你们应该都是姐妹吧。”

  “是呀,我们几个?#22235;?#32426;都差不多,当初驸马还小的时候,便一直在他屋内做事了。蒙夫人看重,我管膳食,鸢?#34917;?#36215;居,玉竹管笔墨书籍……那时几个人感情都不错。”

  “豆蔻呢?”她问。

  说起豆蔻,菖蒲的脸上又蒙上一层哀戚,叹道:“豆蔻和我们倒疏远些,她是最早到驸马身边,驸马那时三四岁,她十三岁,今年的话……豆蔻三十三。”

  “她如今在哪里?”

  “就在月前,在知锦园失足落水……死了。”

  黄梓瑕顿时想起垂珠曾说过的,知锦园中那个闹鬼的传说。她?#34164;?#30528;问菖蒲:“听说知锦园被公主封闭了?”

  “是啊……听说豆蔻死后,有人在知锦园中半夜哭泣,道士做法也?#25381;茫?#25152;以公主命人封锁了知锦园,再不打开了。”

  “哭声是男是女?”黄梓瑕问。

  “这个我可不知道,是公主说有哭声,她既然听到了,那还能?#20889;?#21527;?”

  黄梓瑕点头,又问:“那……豆蔻之前住在那里吗?”

  菖蒲摇头道:“不是的,她住在宿薇?#21834;?#39544;马成婚时,老爷夫人原说也帮豆蔻找个好人家成亲的,可驸马坚持说自小习惯了她照顾,一定要她过来。豆蔻后来就主管着驸马住的宿薇园,我在膳房忙得焦头烂额,鸢?#33756;?#28165;闲些,但手下十来个绣娘,也天天要监督着绣活,玉竹在书房中也忙碌。我们四人各有事情,偶尔碰到也说不了几句话,后来忽然听说豆蔻去世了,我也确实伤感,去找鸢?#33756;?#20204;问过,可她们也只说不知。倒是府里有人说,怕是知锦园的鬼怪迷了?#37027;希?#25226;她扯进去的吧。不然,宿薇园离知锦园又不近,怎么她就死在里面?#22235;兀俊?/p>

  黄梓瑕若有所思,问:“这么说……驸马?#26434;?#35910;蔻,感情是很深的?”

  “是呀,豆蔻比驸马大十岁,从小就照顾着他,所以驸马也一直非常敬爱她。有时候夫人都开玩笑说,豆蔻多年来在驸马左右,?#20154;?#36825;个做母亲的更亲近呢。”

  黄梓瑕点头,说:“原来如?#24661;!?/p>

  菖蒲见她不再问话,便翻开账本又核对起?#22235;?#26469;。

  黄梓瑕见她打算盘时指法略显迟缓,知道自己在旁边让她觉得不适,便站起来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?#35748;?#22993;姑告辞了。”

  “公公慢走。”她松了一口气,又随口挽留说:“不如用了晚膳再走吧,我让人备一点公公?#19981;?#30340;菜。”

  “不了,夔王爷还在驸马那边等我呢。”

  宿薇园的紫薇依然在盛?#29275;?#19968;串串盛放的紫薇花,在刚刚升起便已?#36843;?#30340;日光下显出浓烈夏意。

  驸马韦保衡正在向着李舒白诉苦:“王爷,您是知道的,不是我不去伺候公主,实在是我夫纲不振,公主不召我过去,我哪能过去?我倒是愿意端茶倒水伺候?#29275;?#21487;是公主宁愿听国子监禹学正讲周礼呢!”

  他说到这里,见宦官领着黄梓瑕进来了,脸上挂上尴尬的苦笑,朝她一抬手:“杨公公。”

  “见过韦驸马。”她行礼后,站在李舒白身后。

  李舒白将那个话题轻轻?#37096;?#20102;,只说:“最近,公主府中似乎出了不少怪事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魏喜敏死了,我打马球出?#35828;?#20799;意外,现在……公主最珍爱的九鸾钗?#20272;?#22855;失踪了。”韦保衡扶额哀叹,“真不知是不是像那些臭道士说的,府中有什么东西兴风作?#24661;?/p>

  李舒白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白小姐今晚特嗎四不像 竟彩混合 篮球游戏网页游戏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360老时时彩app下载 乐视网中超直播 淅江体彩6十1走势图带连线 今日3d白袍法师字谜 新浪篮彩比分 香港皇家科技幸运飞船 河南快赢481精准计划 五子棋棋谱必胜技巧 篮球让分胜负加时算吗 快速赛车比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