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44章 无人知晓(1)

第144章 无人知晓(1)






  “我知道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。公主与钱关索居然十分谈得来,虽然从未叫过他一声爹,但一开始她私下里称他为矮胖子,后来变成了胖子,渐渐变成了胖老头儿……而听说钱关索也多次向人炫耀自己的金蟾和公主府的女儿。他?#21483;?#22859;,我越担心……担心身世败露,自己近在眼前的婚姻会在一夕之间被他破坏掉……”垂珠垂头看着地上一块块拼接得毫无间隙的青砖,喃喃地说道,“就在这个时候,公主做了那个梦,那个关于潘玉儿来索要九鸾钗的梦。然后,魏喜敏死了,驸马也出了事,公主忧急犯病,我整夜整夜都睡不着,守着公主,唯恐出一点篓子——就在某一日,我照例到太医院去取公主的药回来,下车时,有人盯着我的手腕看,问:‘你是垂珠?’”

  众人的目光,都落在她的手腕上。

  她穿着白麻衣,袖子下露出隐约的疤痕。她将自己的衣袖拉了上去,露出那支被烧得全是狰狞疤痕的手臂,垂首说道:“我想,他是看见了我的手,所以?#38553;?#20102;我的身份吧。?#19968;?#22836;看见那人,他……我不知道他是谁,他披着个破斗篷,斗篷的帽子把脸遮住了一半,可是下半张脸又用一条黑布遮住了,这么热的天气,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。我本不想理他,可他却叫住我说,杏儿,你爹要死了。”

  她的目光茫然地扫过吕至元,落在钱关索身上,声音恍惚无力:“我……我听他这样说,吓得几乎快跳起来了。我怕被人知道我的身份,而他又说,只和我说两句话就走,所以我只能离开马?#25285;?#36319;着他走到巷子另一边无人处,听他说话。他说……我知道你是杏儿,钱关索的女儿。魏喜敏是你爹杀的,因为魏喜敏向他索要零陵香,两人一语不合,你爹就在荐福寺内引火烧了他;而驸马的马,也是你爹去查看自己卖给京城防卫司的马时,一时疏忽弄坏了马掌,不巧害到了驸马;孙癞子,就是你爹闯进门的时候杀死的……而且,他还问我,你知道,你爹一旦被官府抓起来之后,你的身份会不会泄露?你以后的人生怎么办?”

  钱关索咧着嘴,?#25104;?#30340;肥肉不停地颤抖着,他抖抖索索地抬手,似乎想要摸一摸自己女儿伤痕累累的手腕,但垂珠却如被火烫到般收回了自己的手,藏在了身后。

  钱关索的手停在胸前,许久也没放下去。他?#25104;?#21741;丧的表情,配上那张胖脸,难看得让人不知该同情还是厌弃。

  而垂珠声音哽咽,几乎泣不成声:“他……他跟我说,你以为你的事情能瞒过别人吗?但我是你父亲的朋友,我得帮助你父亲,也得帮助你。我、我?#24405;?#20102;,只能问他,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于是,他让你去盗取九鸾钗,是吗?”

  “是……他说,前两次杀人和驸马出事,钱老板都有作案时间和在场证明,他让我……帮我爹弄一个绝对不可能有机会做到的证据。”

  驸马韦保衡盯着她,不敢置信问:“所以……你就杀了公主?”

  “不!我没有!”垂珠说着,咬住下唇,声音颤抖,“我,我怎么可以做伤害公主的事情……是那人说,此事很简单,公主不是梦见自己的九鸾钗不见了么,这事儿可以和此案联系在一起,而……谁都知道,钱老板是绝对没有办法拿到九鸾钗的……?#19968;?#26159;不肯,我说九鸾钗是公主亲手收到箱子里去的,我没有办法拿到手。可他……他?#35848;?#20102;我这个办法,让我在拿东西的时候,可以这样偷取九鸾钗。我……我真的是没有办法……”

  郭淑妃声音凄厉地打断她的话,问:“那么九鸾钗毕竟是在你的手中了?你兜兜转转说了这么?#33579;?#36824;不快从实招来,你究竟是如何用它来杀害公主的?”

  “淑妃,奴婢理解您的心情,但事情总还是要从头说起,不然的话,如何才能让真相大白??#34987;?#26771;瑕说着,又叹道,“公主是被刺入心脏立即死亡的,这种死法挣扎的幅度很少。而九鸾钗这样一支玉钗,竟然会在刺入心脏时断折,更是令人觉得诧异。所以或许是,尽管垂珠你已经在下面铺设了布条了,但九鸾钗还是在从箱盖上滑落时跌破了,钗头与钗尾分离了,跌成了头尾两截,是么?”

  垂珠泣不成声,只重重点头,许?#33579;?#25165;继续说:“我没想到,九鸾钗的失踪,会让公主如此在意。她旧疾复发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于是我在风声没这么紧之后,就赶紧去箱子后取九鸾钗,?#24613;?#31070;不知鬼不觉让它再次出现在公主身边。谁知……谁知我从箱子后取出九鸾钗一看,它竟已经摔断了!”

  她的目光越过堂上所有人,望着瘫在那里的钱关索,茫然惶惑:“我……我那时真的吓得心跳都停止了,我握着断裂的九鸾钗,就像握着一条套在我脖子上的绳索一般……我按那个人的约定,在晚上将钗送到公主府角门处,但就在钗?#22351;?#20182;手中的时候,我忽然害?#24405;?#20102;,总觉得这一来,我就要被人拉下深渊。不知为什么……我,我攥紧了钗头,问,你究竟是谁?”

  而那个遮住了脸的男人,一言不发,只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钗,却没防九鸾?#25105;?#32463;断裂,他一手抓住了钗尾,钗头却依然留在垂珠的手中。垂珠抓着钗头,转身就跑,狂奔入角门,而那人不?#21307;?#38376;,追了两步之后,便从巷子口另一边匆匆离开了。

  落珮失声叫道:“可是……可是如果那个人拿到的,只是钗尾的话,为什么公主能在那么多人当中,那么远的距离,一眼就看到了九鸾钗?她不可能那么远就认出折断的?#21069;?#25903;钗尾呀!”

  垂珠拼命摇头,痛哭失声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!公主叫出九鸾钗的时候,我吓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,还以为……还以为我所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。可没想到,她是指着人群中说的,我心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只因那九鸾钗头,当时就揣在我的怀中……所以我力劝公主不要过去,谁知那一场混乱之中,公主还是……还是……”

  她再也说不下去,跪伏在地上,只是歇斯底里地痛哭。

  堂上人尚且可以?#21364;?#20294;?#23454;?#24050;经忍耐不住,他竭力?#31181;?#33258;己,咬牙道:“起来!给朕一五一十,说清楚!”

  垂珠又哀?#20174;?#23475;怕,只能用手拼命地按着自己的胸口,用力地挤出后面的话来,声音嘶哑,几乎溃不成声:“是,奴婢……奴婢和一群人寻找公主时,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!虽然还是看不清他的脸,可奴婢怎么都记得那件斗篷……而且,还看见他带着公主往偏僻的坊墙后去了。所以奴婢拼命地挤过混乱拥挤的人群,却……却已经来不及了,等奴婢赶到的时候,正好看见公主倒下去……”

  她说起当日场景,?#25104;?#21457;青,仿佛当时的九鸾钗,是刺在她的胸口,断绝的,是她的生机一般:“奴婢……吓得赶紧跑到她身前一看,她胸前刺的……正是九鸾钗的钗尾!奴婢……害?#24405;?#20102;,心知要是自己被怀疑的话,?#38553;?#20250;被搜身,到时候怀中的钗头,就是奴婢谋害公主的罪证!所以奴婢拼命跑到公主的身边,在跪下去抱着她的身体时,?#37027;?#23558;一直揣在怀中的九鸾钗头丢在了旁边的草丛中,企图?#24125;?#20154;以为……是有人持着那支九鸾钗杀害了公主,九鸾钗断裂是因为公主的挣扎……然而奴婢真的没有杀公主!奴婢只是一步错,步步错,最终到了如今的结局……”

  堂上众人都是沉默,也不知该惊愕还是应该?#23601;鎩?/p>

  ?#23454;?#38271;出了一口气,全身已经虚脱无力。他的目光转向黄梓瑕:“她说的,是否属?#25285;俊?/p>

  黄梓瑕低声道:“属实。公主倒下时,垂珠刚刚赶到,她当时连滚带爬到公主身边,?#32933;得?#26377;杀害公主的机会。”

  ?#23454;?#20208;头,再也不看她一眼,只挥挥手,示意将她带下去。

  大理寺的衙役们上来,将垂珠的双臂拉住,往外拖去。

  垂珠?#24590;怎?#36292;地被他们拖着往外走,她的眼睛看向钱关索,原本因为哭泣而低沉的嗓音,在此时终于嘶哑地吼出来:“钱关索,我这一辈子……从始至终,都被你毁了!我死都……不会原谅你!”

  ?#23454;?#25260;了一下手,示意衙役们停一下。

  垂珠萎顿地跪倒在地上,伸出自己那双手哭喊道:“你看,我手腕上的胎记没了,为什么?因为我为了保护公主,手腕到手肘全部烧伤了,伤口溃烂高烧多日差点死掉,才换来公主念我忠心,将我调到她身边作贴身宫女!公主幼时有一个从宫外带来的小瓷狗,然而她不慎摔破割伤了手指头,皇上与淑妃?#38553;?#26159;我没照顾好公主,让我在碎瓷片中跪了一整夜,跪到失去意?#20828;?#22320;才被饶恕……我膝盖鲜血淋漓的时候,你在哪里?我烧?#35828;?#26102;候,你在哪里?我高烧欲死的时候,你又在哪里?你把我卖掉,拿了卖女儿的钱发家了,然后因为良心不安,惺?#39318;?#24577;来找我,毁掉了我最后的幸福,你——”

  她胸口剧烈起伏,眼泪滚滚落下,气息噎住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是爹……”钱关索望着自己的女儿,嗫嚅着,许久许?#33579;胖?#20110;开口,声音沙?#20932;成?#20182;说了这两个字后,想了想,又艰难地?#30446;?#35828;,“是我……对不起你,杏儿……是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  他再也说不下去,嚎啕痛哭出来,他本来就是个又丑又矮的胖子,现在哭得整张脸都扭曲了,更是显得丑陋。但所有人都无法出声嘲笑他,只看着他们父女,满堂沉默。

  ?#23454;?#30340;声音,打断了此时的沉默,说道:“你生前服侍灵徽,还算尽心。如今身犯重错,朕格外开恩,允你追随主人而去。”

  垂珠咬牙把眼闭上,再不说什么,也不看堂上人一眼,任?#26432;?#20154;把自己拖了出去。

  郭淑妃看着她的样子,愤恨道:“同昌之死,她是罪魁祸首之一,如今死后还能陪着灵徽,陛下为?#25105;?#32473;她这样的恩德!”

  没有人附和她,也没有人回答她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河内时时彩官网开奖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新浪爱彩 幸运28开奖原理破解 排球少年第二季 彩票销售站 篮球彩票规则 大星北京33选7走势图 广西快三跨度走势图 平特肖开奖记录 3d杀码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江苏快三今日推荐 极速快3官网下载 中国福彩网积分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