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35章 百年之叹(3)

第135章 百年之叹(3)






  王皇后午睡醒来,?#20889;?#30528;慵懒的意味。大殿幽深,王皇后冰肌玉骨,一身纱衣如轻云般簇拥着她,竟像毫未受炎热所侵。

  而自夔王府一路纵马疾奔而来的黄梓瑕就糟糕多了,头发散了一两绺在额前,鼻翼上尚有细小的汗珠,刚刚在殿外仓促整理的衣服也不?#40644;?#25972;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  王皇后抬手示意身边所有人都先退下,然后将几上的一条锦帕拿起给她,问:“这么急着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么?”

  黄梓瑕接过,按了按鼻上的汗,低声说:“恭?#19981;?#21518;,回到大明宫指日?#32433;!?/p>

  王皇后在她的面容上注目一瞬,见她神情如此认真,便微微一笑,说:“蓬莱殿近水,比这里确实凉快多了,若能尽快回去自然好。”

  黄梓瑕点头道:“奴婢知道皇后定然已经在?#24613;?#22238;宫,但能帮助皇后早一日回去,也是奴婢的职责。”

  “你先说说,为何这么急着来告知我此事。”王皇后靠在榻上,握着一柄绘天女散花的白团扇,似有若无地轻扇着。

  “郭淑妃有一个秘密,或许有可能被同昌公主身边的近身宦官与侍女们察觉,如今公主已死,她要让公主近身的那些宦官侍女,尽数殉葬。”

  王皇后以白团?#26085;?#20303;自己的唇,却掩不住微弯的双眼:“看来,是个十分重要的秘密。”

  “其实……只是一句话而已。”她低声说,“而我,还有一件事,要请皇后成全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?#25353;?#20107;涉及的另一个人,国子监学正禹宣,是我的……故人。我相信这个秘密只要皇后知道,便可用以?#21040;?#37101;淑妃了,无需让这个秘密公之于天下。”

  王皇后笑道:“这个自然,?#31455;?#33021;容忍郭淑妃在宫中十几年,今后自然也要继续让她在宫中作我的左膀右臂。”

  黄梓瑕默然?#25925;祝?#20302;低地说:“是。”

  “那么,郭淑妃的秘密,是哪一句话?”

  黄梓瑕的眼前,忽然如同梦幻般,闪过她与禹宣初见那日的风荷,她怀中散落的那些菡萏,静静漂浮在水上,圈圈涟漪扰乱了湖面,再也无法?#25351;?#24179;静。

  第一次搬到外面的宅第居住时,因为失眠而在她家门外站立了半宿的禹宣,睫毛上的雪花融化成水,如同泪珠一般滴落。

  在她?#20063;?#26696;的那一天,他帮自己怀抱着梅花,灼灼欲燃的红梅开在他的笑容旁,比她见过的所有鲜血都要艳丽。

  还有,被他抛洒在兴唐寺的香炉中的,那些信纸的碎片,在火中?#31034;?#20102;颜色,?#30343;?#19979;一片黑灰。

  她闭上眼,如同?#25509;?#33324;,轻声说:“愿逐月华流?#31449;!?/p>

  晚霞如锦,铺设在长安城之上。黄梓瑕抬头西望,天空低?#26757;路?#35302;手可及。

  最绚烂的霞光之后,又是一日即将过去了。

  黄梓瑕回到夔王府,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下,将头上的簪子取下,在床上无意识地画着,将所有线索整合了一遍。

  确定一切都无误之后,她将簪子插回银簪之类,坐在床上想了一想,终于发现了自己?#20405;?#19981;对劲的感觉从?#21619;?#26469;了——

  李舒白,没有召唤她。

  往常,她回府时,总是有人对她说,王爷让你去一趟。

  然而现在,在她取得了这么重大的进?#25925;保?#21364;不知道向谁禀报案件的情况了。

  她叹了一口气,躺倒在床上,怔怔地把公主府旁边巷子中发生的事情又在脑中过了一遍。

  禹宣说,看到她手中拿着一包砒霜,带着奇异的神情。

  绝不可能——在她的记忆中,自己买了砒霜回来后,还没来得及与他进行那个赌注,便听?#24085;?#24030;发生灭门案件,于是她奔赴龙州前去调查,经过走访后发现,是女儿因父母拆散她与情郎,于是在家中食物下了毒药,连同她自己,全家共赴黄泉。她在感怀叹息中写下给他的信,并在两日后回到益州。因疲惫?#30142;ǎ?#22238;家已是黄昏,她吃了饭就睡下了,当夜睡得很死,连?#21619;?#27809;?#23567;?#31532;二日一早,禹宣过来时,她刚刚起床,他问了她那封信上所写的事情,见她并无异样,才如常地和她一起去后院看梅花,之后,便因她祖母与叔父到来,告辞离开了。

  当时,她连放着砒霜的柜子都没打开过,怎么可能会拿着那包砒霜看呢?

  是他的记忆出错了,还是自己的记忆出错了。

  是他在说谎吗?可他的表情,绝非作伪,而且,当着自己的面撒谎,又有什么意义?

  黄梓瑕觉得疲惫至极,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躺在床上,怔怔地望着头顶发呆。

  “一动不动,在想什么?”有声音在旁边响起。

  她恍惚如身在幻?#24120;?#19979;意识地喃喃说道:“禹宣……”

  这两字出口,她忽然觉得头皮发麻,背后立即有薄汗渗了出来。

  她迅速翻身坐起来,看向站在门口的李舒白。

  夕阳的斜晖已经暗淡,天色即将变黑,惨淡的霞光将他的轮廓微微渲染出来,却并不分明,更照不出他此时面容上的表情。

  她急忙站起来,向他走去:“我在想他跟我说过的话。”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于向他解释,但李舒白的脸上却并无任何情绪波动,他在斜晖之下注视着她,淡淡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  黄梓瑕觉得简直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站在屋内的她被外面照进来的夕光映得一清二楚,而站在逆光中的他,却让她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具体的神情,更看不清深埋在他眼中的那些东西。

  他没有理会她,径自转身向外走去。

  黄梓瑕忐忑不安地跟着他走到枕流榭,一路上他只是沉默不语,让她更加压力巨大。

  直等到了枕流榭内,黄梓瑕才鼓起勇气,说:“王爷要是找我有事,让景毓他们叫我一声就可以……”

  他却没有回答,只问:“你去见王皇后了,她如何?#20174;Γ俊?/p>

  “皇后应?#27809;?#21629;人去召见郭淑妃吧,毕竟现在?#34987;?#24456;好。”

  “嗯,皇上为了同昌公主滥杀无辜,今日在朝中也颇有几位大臣进言,但反而被迁怒贬责,宫中太妃也已为此而不安。然而谁能怪责圣上呢?便只能指责郭淑妃了。”

  在此时此刻,王皇后回宫制约郭淑妃,是朝廷和后宫一致所向,甚至连京城平民也私下议论期盼。

  “或许是连上天也在帮助王皇后吧,在她最需要的时候,郭淑妃最为倚仗的同昌公主?#25042;耍?#36824;因此闹得朝野不宁。”黄梓瑕低声说道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上海快三500一定牛 河南11选5开奖手机查询 排列五开奖号码走势图 江苏快三计划老师骗局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直播 时时彩龙虎和预测 快乐10分合买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赢 北京快乐8 qq彩票 丹麦足球 香港赛马会禁尾 海南4十1中奖规则 7星彩走势图 福建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pk10根据什么原理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