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85章 旧游如梦(2)

第185章 旧游如梦(2)






  王蕴神情微微一僵,下意识地侧脸瞥了黄梓瑕一眼,却见她正给范元龙出示那个令符,神情丝毫未变。

  他又微笑道:“王爷真是开了天眼了,怎么知道我前日随西川军进山搜寻时受?#35828;?#20260;?要认真说起来,我也是一片衷心为了王爷。”

  黄梓瑕回过目光瞥了他一眼,见他脸色十分苍白,忍不住问:“请问王都?#26087;?#22312;?#26410;Γ?#26159;否要紧?”

  “并不要紧,只如玫瑰花上的刺,轻轻在我心口上戳了一下而已。”王蕴笑道。

  黄梓瑕微微一哂,也不说什么,只笑道:“我和夔王爷都易容改装了,王都尉还能一眼就认出我们,真是好眼力。”

  “不是好眼力,实则是我?#24525;?#21040;你的声音,然后才赶紧出来的。”他毫不隐瞒地笑道,凝视着她的目光幽远绵长,“我一路往蜀郡而来的时候,也曾无数次想过,到了这边之后,能恰巧遇见你也说不定呢……刚刚听到你的声音时,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”

  黄梓瑕默然低头,而李舒白已经走过她的身边。她赶紧跟了上去,与含笑看着她的王蕴擦肩而过,紧跟着李舒白的步伐。

  周子秦十分郁闷。

  已经是华?#30629;?#19978;的时节了,眼看范节度就要到郡守府了,可关键时刻,居然找不到黄梓瑕他们三人了。

  “不会是出事了吧?不会是在哪儿玩得太开心忘了我吧?不会是……”还没等他琢磨出个原因来,外间已经报进来:?#21543;?#29239;!范将军来了,他的随行亲兵队已到府门口。”

  “好吧好吧,赶紧跟着我爹出去迎接吧。”周子秦整了整身上的玫瑰紫蜀锦袍,跟着周庠到门口一看,范应锡正从马上下来,一看见周庠,只来得及拱了一下手,便赶紧到后面一匹马上,恭谨道:“请王爷下马。”

  周子秦一看下来的人,顿时嘴巴张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

  黄梓瑕跟在李舒白身后,快步走向周庠,并在行礼之时,向着周子秦眨了一下眼。

  周子秦顿时嘴角抽搐,狠狠瞪了她一眼,用口型问:“怎么回事啊?”

  她丢给他一个“你猜猜”的眼神。

  周子秦正在无语,听到范应锡对周庠说道:“我真是该死!光顾着在山上搜寻王爷踪迹,却没想到王爷得天庇佑,自然早?#23547;?#28982;无恙。可恨犬子妄诞,冲撞了王爷,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……”

  “哪里,也是本王不欲引人注目,因此隐藏了行迹,你家公子又何尝知晓本王身份?”李舒白扯起谎来也是冠冕?#27809;剩?#38754;不改色,“只是他身边侍卫蒙蔽主人,本王已略加惩戒,相信你家公子日后定能远离小人,成就大器。”

  “下官万死,下官待会儿回家,定要打死那小畜生!”

  范应锡说的跟真的似,他儿子范元龙在身后体若筛糠。不过大家也都知道,父子俩就这么回事,所以随口笑着劝了几句,鱼贯入府。

  黄梓瑕跟在李舒白的身后,走进正门,直入正堂。经过后堂,便是郡守的居处,三重院落后面,就是花?#21834;?/p>

  青石铺设的院落,中间走得多地方已经被踩出一道浅浅?#24049;邸?#36825;是她曾雀跃过、疾奔过、漫步过的地方,那上面,似乎还留着她的足迹,留着她永远逝去的少女时光。

  前方,两株芭蕉,一畦玉簪。花圃之外,青砖之上,曾停过她亲?#35828;?#23608;身。她眼前还清楚地浮现着被白?#20960;?#30422;的自己最亲近的?#35828;?#36523;躯,而如今这里已经张灯结彩,耳边丝竹声声,铺陈着一场盛宴。

  她的家,她的少女时光,她永远一去不回头的幸福人生。

  盛景永在,人事已?#24688;?#26366;含笑凝望着她的人,永远消失在了过往之中。

  她望着眼前与当初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景色,不觉鼻子一酸,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。

  而她颤抖的手,在此时,却忽然被人握住了。

  是李舒白。在经过拐角走廊时,在所有?#35828;?#30446;光被遮住之时,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修长而有力的手掌,将她的手包在温暖之中。

  这一刹那?#36335;?#38745;止,却又?#36335;?#21482;是须臾。她抬头看见他的面容,看见他关切的眼神,深深地望着她。

  后面的人已经跟上来,他的手也松开了。黄梓瑕与他又恢复了默然跟随的状况,她跟着他的脚步,向着前面慢慢走去。

  只是她的心里,已经不再凄苦疑惧。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失去最后的依靠。在这个?#36335;?#34987;整个世间抛弃的时候,还有一个人,会永远站在她的身边,在她需要的时候,毫不犹豫携起她的手,给她最?#30475;?#30340;力量。

  正堂设了十二个席位,李舒白在上首,范应锡与周庠左右陪着。黄梓瑕与张行英在下首入座,抬头一看自己的左右,顿时愣住了。

  左边正是那位周子秦的准妹夫,齐腾。

  右边沉默跪坐在那里的,却是禹宣。

  张行英顿时激动了,赶紧?#37027;?#22320;喊禹宣:“恩公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禹宣神情沉默,此时抬头看了看他,不由得略微诧异:“你是……阿宝的叔叔?”

  “正是!阿宝?#20004;?#36824;念念不忘恩公您呢!”

  禹宣默然一笑,但他心事重重,没有再搭?#21834;?#24352;行英也只好不再说话了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福建36选7开奖公告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11年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四川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曾道人官方论坛网 012路下期判断技巧 管家婆一波必中特 黑龙江时时彩的玩法 百度app在哪了 极速时时彩人工在线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红中麻将 快3豹子投注秘密 11选五中3个有钱吗 北京快三走势图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