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80章 碧树凋残(5)

第180章 碧树凋残(5)






  “傅辛阮那个仆妇汤珠娘,她的尸体已经找到了,几个相熟的人也都从龙州找过来了,我们赶紧去查一查呀!”

  周子秦一边吃着包子,一边往外走。厨子探头看见,赶紧喊他:“捕头,捕头!这边还有米糕,你再拿个?”

  “哦,米糕我?#19981;叮 ?#21608;子秦心花怒放,赶紧把镯子往怀里一塞,接过那个米糕拿着。

  “周捕头,好早啊。”旁边有人笑道。

  周子秦转头一看,原来是齐腾,他手中一叠文书,显然是来府中商议事务的。他忙把剩下的包子往口中一塞,拱手道:“齐大哥!”

  “你这什么习惯,这么脏的手还吃米糕。”齐腾嘲笑道,抬手就拿走了周子秦手中的米糕,?#20174;?#19981;吃,只看着周子秦的手,说,“全都是米糊糊,你就这样去查案?”

  “哦……”周子秦眨眨眼,还看着他手中的米糕,齐腾却随手将米糕丢到了旁边污水沟之中,然后到旁边舀了一勺水,说:“来,洗手。”

  周子秦顿觉丢脸极了,赶紧说:“我……我自己来……”

  “好啦,你都快是我大舅子了。”他说着,不由分说两三勺水泼下去,直把周子秦的手洗得干干净净,才放过了他,将水瓢一丢,说,“子秦,女人用的东西多肮脏你可知道?#21487;?#38754;全是你看不见的头油脂垢!我就有个朋友,时常拿着个相好的手环睹物思人,结果有一次没洗手就吃果子,上吐下泻差点没要了命。后来才知道这手环是相好的在当铺收的,是那些无?#20960;?#26432;的从浮尸上脱下来的,你说这种东西还放贴身,还拿着边看边吃,能不出事?”

  周子秦干笑,隔着衣服摸了摸那个镯子:“齐大哥,我这镯子……可新了,保证不是浮尸上来的……”

  “总之要多加小心!我下午空了,带你去明月山沐善法师那边弄一桶净水,给你这镯子好好净化一下!”

  说着,他重又抄起那叠文书,往衙门内去了。

  周子秦朝着他的背影吐吐舌头,低声嘟囔:“之前怎么?#29615;?#29616;,这又是一个洁癖呀……”

  黄梓瑕的目光落在那个?#27426;?#21040;污水沟中的米糕上,若有所思地抬起头,与李舒白目光正相接。

  黄梓瑕知道这种事他是绝对不可能做的,只好苦着一张脸,点了一下头。

  三个人往外走时,黄梓瑕忽然“哎呀”一声甩着脚,郁闷地说:“踩到狗屎了。”

  周子秦关切地?#21097;骸?#27809;事吧?”

  “没事,幸好是干的,我去水沟边蹭一蹭。”

  说着,她跑到污水沟边去了。周子秦在后面喊:“快点,我等你。”

  “别等了,我们先去马?#21069;傘!?#26446;舒白径自往前走。

  周子秦往后看了看,也只好跟着他走掉了。

  黄梓瑕走到污水沟旁,站在那边假装蹭鞋底,打量着四下无人之时,抓起地上一根树枝,扎住那个米糕,将它举了起来。幸好这米糕掉到了一块石头上,还没有被水融化掉。

  她到旁边撕了片白菜叶子,将那个米糕包住,捏在手中晃到马厩,和李舒白、周子秦会合。

  涤恶还在养膘中,洋洋得意地吃着豆子欺负着其他马。那拂沙在它旁边养伤,卧在草堆中,一双大眼睛四下张望着。

  李舒白和黄梓瑕虽已易容,但怕被涤恶闻出气味来,故意走到对面马厩,挑了两匹劣马。

  他们骑着马经过街道时,一条凶恶的瘦狗从巷子中冲出来,向着他们狂吠。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,黄梓瑕立即将那个米糕连白菜丢了出去。那?#36824;?#38395;了闻,几口就连着外面的白菜一起吃了下去。

  周子秦说:“这种恶狗,?#20063;?#19981;给它喂东西?#38405;兀 ?/p>

  黄梓瑕说:“我正差条狗,准备逮着它有用。”

  “什?#20174;?#21834;?”

  ?#32942;?#30340;嗅觉十分灵敏,训好了能帮助查案。我看这条狗的模样,应该是最好的细犬。”

  周子秦立即转头吩咐身后人:“阿卓,赶紧给我逮住它!”

  所以,等他们来到义庄的时候,已经变成了四个人,一条狗。

  看守义庄的老头儿一看这条脏兮兮的瘦狗,顿时笑了:?#21543;?#25429;头,要养狗您跟我说呀!我家里的狗刚下了几条,比这东西可好看多了!”

  “你不懂了吧?一看这种狗的模样,就是最好的细犬!”周子秦拽了拽狗绳,将它系在了门口。

  老头儿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,蹲在门口和这?#36824;?#22823;眼瞪小眼许久,才喃喃自语:“这东西还细犬?绝对的土狗一只嘛!”

  周子秦几步跨进义庄,看见屋内停着一具被白布?#21242;?#30340;尸体,几个捕快正在谈天说地,旁边站着几个满脸晦气的中年男女,应该就是汤珠娘的?#30528;?#20102;。

  “来来,快点都来见过周少捕头!”捕快们吆喝着,给周子秦一一介绍,谁是邻居,谁是子侄。

  周子秦先将自己的那个工具箱打开,戴上薄皮手套,查看汤珠娘的伤势。她确?#24213;?#23830;而亡,摔得手足折断,脑袋血肉模糊。那张脸也是稀烂,只有耳后那个痦子,准确地揭示了她的身份。

  “这是她坠崖后,身上所携带的东西。”捕快们又递上一个包裹。

  周子秦随手翻了翻,见包裹内只有几件换洗衣服,一堆散钱,其他什么东西也没?#23567;?#20182;把东西一丢,说:“看来,确实是在?#26032;?#26102;不小心,坠崖而亡了。”

  黄梓瑕忽然想起一件事,便?#21097;骸?#26159;什么时候死的?”

  ?#30333;?#26085;上午,大约是……卯时左右吧。”

  卯时。黄梓瑕立即想到了昨日卯时,在路边被那匹急马撞下山崖的张行英。

  “对了,子秦,我听说近?#25214;?#22804;王遇刺,所以成?#20960;?#21040;汉州的山道都有西川军把守着,百姓进出甚为麻?#24120;俊?/p>

  “是啊,那条路商旅不绝,如今西川军禁止任何人骑马或者坐马车出入,步行进出的人还要搜身,百姓正怨声载道呢。”周子秦说着,又想起来一件事来,说,“不知道?#21734;?#21733;到汉州了没?#23567;?#21769;,?#21734;?#21733;真可怜,天下之大,茫茫人海,要找滴翠何其难啊!”

  黄梓瑕蹲下去查看着汤珠娘的伤口,见她连后脑都跌破了,真是惨不忍睹。她站起转身问周子秦:“想知道?#21734;?#21733;如今身在何处吗?要不要我告诉你呀?”

  “?#20063;?#19981;信呢!”周子秦不相信,哼了一声:“难道你有千里眼顺风耳,能知道远在汉州的?#21734;?#21733;一举一动?”

  黄梓瑕对他一笑,说:“爱信不信。我不仅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,而?#19968;?#30693;道他右手脱?#21097;?#27491;在客栈熬药……”

  周子秦顿?#30887;?#20102;起来:“你说什么?#31354;哦?#21733;受伤了还在客栈熬药?”

  “别急呀,也不是替自?#21898;?#33647;,没那么严重。”她说着,又翻看着汤珠娘的包裹,?#36214;傅?#26597;看衣服的花纹样式。

  周子秦急得跳脚,只?#31859;?#32780;拉住李舒白的衣袖恳求:“王兄,王兄,你就跟我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  李舒白望了黄梓瑕一眼,说道:“你中午跟着我们走,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们你们……真是急死我啦!”

  看着周子秦跟热锅?#19979;?#34433;似的团团转,黄梓瑕不由得对李舒白一笑,给了个?#26696;?#24471;好”的眼神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江西快三开昨天 下载贵州快3开奖结果 无错杀码公式规律 北单全场比分超高sp 2019免费送彩金平台 北京11选5走势一定牛 体育彩票排列三带线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每天几点更新净值 长春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七乐彩走势图(近500期) 体彩排列3排列5开奖 大星3d彩票走势图 足球竞彩任选九场规则 五子棋技巧 霸气的友谊微信群名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