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78章 碧树凋残(3)

第178章 碧树凋残(3)






  几人落座,小沙弥取了屋后泉水,蹲在那里煮茶。

  沐善法师穿着一身半旧禅衣,手中一串磨得光亮的十八子,须发皆白,就是脸色有些灰暗,皱纹和老人斑都甚多,算不上鹤发童颜。

  他已有七八十年纪,双眼眯着看人,苍老面孔上,瞳孔却如同针尖般,目光刺在他们身上,几乎让人觉得生烫。

  黄梓瑕也合掌向他行礼,在心里暗想,这个老和尚,好毒的眼睛,不知道他是否看出什么了。

  三人被延请入内,坐下喝茶。

  沐善法师和颜悦色问:“两位捕快似乎是京城口音啊?”

  “正是,我们从长?#25429;?#26469;。”黄梓瑕说道。

  “京中风土如何?不知两位来到成?#20960;?#25152;为?#38382;攏俊?/p>

  黄梓瑕随口应付道:“听说当年法师?#33485;?#20837;京,我想如今京中应与当年并无多大变化。”

  “世事匆匆,白云苍狗啊……十数年前老和尚入京,皇上刚刚登基,如今也做了十多年的皇帝了。老和尚当年还算硬朗,可这十几年下来,已经是老朽一个啦……”沐善禅师说道,笑语之中尽是感慨。

  黄梓瑕自然说道:“老禅师精神矍铄,我辈羡慕不已。”

  众人喝着茶,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?#21834;?#32769;和尚老而不朽,妙语连珠,黄梓瑕自?#36824;?#32500;道:“难怪禹兄常到这边来。广?#20154;?#30340;茶和沐善法师,真是绝妙可以清心。”

  沐善法师笑道:“施主此言差矣,广?#20154;?#26368;绝妙的,可不是茶和老衲。”

  “法师指的,莫非是禅房后的泉水?”黄梓瑕抬手弹弹禹宣带来的水壶,说,“禹兄今日可不就是前来取水么。”

  禹宣见提到此事了,才向沐善法师说道:“因这水要祭奠我义父母,是以还请法师诵一篇经文,以成净水。”

  沐善法师便盘膝在水壶之前,点数手中十八子,轻诵了一篇《佛为海龙王说法印经》,短短两三百字,一时念完。禅房之中只听得他低喑的声音,满蕴慈悲之意。

  黄梓瑕听着他的经文,直到“诸行无常。一切皆苦。诸法无我。寂灭为乐”四句,不由得垂下眼睫,一时心中万千思绪,恍惚难言。

  等沐善法师停下,禅房内檀香袅袅,一时寂静。

  禹宣站起,提着水壶向沐善法师致谢,告辞离去。在临去时,他的目光落在黄梓瑕的身上,迟?#23578;?#20037;,终于开口问:“两位可要与我一起去么?”

  黄梓瑕缓缓摇头,说:“?#19968;?#21435;祭奠黄郡守和夫人,公子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

  禹宣默然看着他,不言亦不语。

  而黄梓瑕慢慢地,一字一顿地说道,“若不能为他们洗雪冤仇,我有何面目去见他们?等到黄?#34915;?#38376;案情昭雪的时候,我自会前往墓前,以真凶为他们祭奠!”

  禹宣点头,低声道:“是该如此。”他又深深凝望她许久,见她再不说话,便向众人行礼,转身离去。

  待禹宣去了,沐善法师将目光定在黄梓瑕身上,打量许久,才笑道:“施主虽来自长安,但对黄郡守家这个案件,似乎十分重?#21360;!?/p>

  黄梓瑕点头,说道:“黄家二老对我有恩。”

  十七年的养育之恩,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待,她望着窗外风中起伏不定的树枝,心中涌起深深的哀伤忧思。

  沐善法师凝视着她,声音缓慢而低沉:“只不知……是什么恩情呢?”

  黄梓瑕听他声音绵柔,那里面温和包容的意味,让人不由自主全然卸下防备,于是便回头看他。

  那双因为年老而似乎总是眯着的眼睛,在满是皱纹与老人斑的灰?#24471;?#23481;上,在这一刻,如同幽深的洞,让她不由自主便难以移开目光,似乎要被那双眼睛给吸进去。

  她茫然若失,下意识地说:“是人?#26469;?#24681;……”

  沐善法师顿了顿,又问:“你的来意,莫非是为了黄郡守之死?是谁让你们来的呢?”

  黄梓瑕神情恍惚,不知不觉便说道:“我为我自己而来,也为……”

  她话未出口,忽然觉得手背上猛地一烫,她低呼一声,下意识的抬起手,看向自己的手背。

  原来是李舒白在斟茶的时候,有一小滴热茶水,不小心溅上了她的手背。

  水很烫,她手背已经红了一小点。她赶紧揉着自己的手?#24120;?#24819;着刚刚沐善法师问她的话,只是记忆十分飘忽,也不知是真是假,所以一时竟觉得头微微痛起来。

  李舒白隔着袖子握住她的手腕,看了看她的手?#24120;?#35265;只是一点红痕,才说道:“抱歉,刚刚倒水太快,竟没注意。”

  “哈哈,这可是刚刚煮好的茶,两位斟茶时可要小心了。”沐善法师神情如常,说着?#25351;?#20182;们每人再斟一盏茶,说,“两位施主,请。”

  李舒白只沾唇示意,便放下了。

  黄梓瑕深深呼吸,将自己?#30446;?#28526;涌般的疑惑压下去,附和道:“果然是好茶,似乎又不是蜀中之茶叶,不知法师从何而来?”

  沐善法师点头,颇有点炫耀之意地笑道:“这是阳羡茶,王公公那里来的。”

  “王公公?”黄梓瑕的脑海之中,顿时浮现出那个阴恻恻的紫衣宦官。面容如冰雪一般苍白,眼睛如?#26087;?#19968;般冰凉的,当朝权势最大的宦官王宗实。

  沐善法师点头道:“正是,神策军监军都尉,王宗实。”

  黄梓瑕只觉得后背?#36214;?#30340;一层冷汗,迅速地在这个夏末渗了出来。

  她仿佛窥见了一个世上最黑暗的深渊,而她正站在深渊之巅,俯视着里面足以将她毫不留情吞噬的阴冷黑暗。

  “原来,法师与王公公亦有交往。”黄梓瑕勉强压下?#30446;?#30340;异样,笑道。

  沐善法师下垂的眼角微微一动,露出一丝得意来:“不敢,不敢,只是见过数面而已。”

  “法师十余年前曾进京面圣?”

  “正是,如今算来,也有十一年了吧。”他掐指算了算,说,“大中十三年我入京,到那年八月,便离京了。”

  大中十三年八月,刚好是先帝宣宗去世的那一月。

  黄梓瑕不动声色,又问:“不知法师前往京城所为?#38382;攏俊?/p>

  “那时先帝龙体不豫,因此我与各地数十名高僧一同应召进京,为先帝祈福。而我幸蒙王公公赏识,在一行人中得以成为唯一一个进宫觐见圣上的僧人。”

  黄梓瑕立时想到了张行英的父亲。当年?#28982;什?#37325;,宫中正是所谓的病急乱投医,不但召了各地名医入宫诊视,更有多名僧道入京祈福。而沐善法师当年便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德高僧,因此被王宗实延请入宫。

  “?#19978;?#20315;法虽然无边,但老衲佛性不坚,终难逆天。”沐善法师说着,叹了一口气,说道,“就在我进宫的那一日,先皇虽在我念诵经文期间短暂醒转,但?#31449;?#21482;是回光返照,便即龙驭归天了……”

  黄梓瑕微微皱眉,她记得当时是张行英的父亲给先皇施以药石,使先皇醒转,因此才受赐先皇御笔,如今这沐善法师显然是替自己脸上贴金了。

  于是她便故作迟疑道:?#26263;?#20140;中人多说,是端瑞堂一个大夫救治了先皇,让他醒转……”

  沐善法师没想到她居然知道当年的事情,顿时颇为尴尬,只好说:“哦,那位大夫我?#19981;?#35760;得,当时正当壮年,也是个不怕死的。太?#30342;?#22810;少太医不敢下猛药,怕重手伤了龙体,他则认为与其让陛下这样昏迷不醒,不如暂得一时清醒,以图社稷后事。”

  李舒白便问:“先皇龙体如此重要,他如此施医,怎?#21050;?#21307;们也不来阻拦?”

  沐善法师目光?#20102;福?#36991;开他的追问,只说:?#26263;?#26102;龙体危重,局势所迫,是王公公拍板定下的。”

  黄梓瑕想起李舒白说过的,先皇当初咳出的血中有一条阿伽什涅的事情,不由得微微皱眉,有心想再盘问他,但又觉事关重大,不敢轻易开口。踟蹰许久,才问:?#20843;?#20197;当时先皇暂时苏醒,身边有法师,王公公,还有那位端瑞堂的张大夫在?”

  “哦,老衲也想起来了,那位大夫姓张……”沐善法师点头道,?#26263;?#26102;圣上苏醒,我们避在殿外,曾与他互通姓名。只是年深日久,如今已经不记得他的姓名了。”

  黄梓瑕又问:“如此说来,法师与张大夫当时都守候在殿外是吗?”

  沐善法师迟?#21892;?#21051;,才说:“是。”

  李舒白也不说话,但两人都明白沐善法师是在说谎。当时李舒白一直守候在殿外,若沐善法师当时出来,必定会与他见面。但以他的记忆,却不记得沐善法师的面容,可见两人绝对未曾见过面——也就是说,当时他父皇短暂苏醒之时,沐善法师,应该就在他的身边。

  但今日这样仓促而行,又借了这样的身份,显然无法盘?#26159;?#26970;了,所以李舒?#23376;?#40644;梓瑕都选择了没?#20889;?#31359;。

  见李舒白朝她微微点头,黄梓瑕便向他合十行礼道:“多谢法师好茶。既见法容,得偿心?#28014;?#25105;等不便再打扰,以免贻误法师清修。不日将再行拜访。”

  沐善法师那双眼睛又在她面容上扫过,然后笑着站起,送他们二人出门去。

  上山时是三个人,如今他们两人走下明月山。

  山风呼啸,鸟道盘曲。黄梓瑕与李舒白一路沉默。

  他们走到前无屏障的山崖边,两人一起回看群山苍茫。飞鸟横渡他们面前的青山之间,长?#26157;提?#27178;斜。

  见四周无人,声息俱静,李舒白才开口说道:“这沐善法师,似乎会天竺的摄魂之法。”

  ?#21543;?#39746;之法?”黄梓瑕若有所思地皱眉,想起他刚刚看着自己时,自己那?#21482;?#22914;如坠梦中的感觉。

  “我之前曾见过一个西域胡僧,能用双眼控制他人,使人如痴如醉,言听计从——看来沐善法师就是学过这种法门,只是不及那胡僧高明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二期时时计划稳定版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会人物 2012年排列五走势图找出来 足彩半全场开奖结果 1819法甲转会一览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德国pk10走势图 310足球直播网 重庆时时彩网络赚钱lm0 久盈娱乐app下载 44期福彩专家分析 体彩排列5走试图 青海西宁快三正规吗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 双色最新选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