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67章 冰雪容颜(3)

第167章 冰雪容颜(3)






  她在沉思中,忽然听到李舒白这样说。她下意识地点一点头,李舒白站起来,说:?#30333;?#21543;,带我去看一看这个地方。”

  黄梓瑕略有诧异,问:“王爷还是再休息一下?”

  他摇摇头,说:“我想去看看你以前常去的地方。”

  她“咦”了一声,想了想,问:“看我……以前常去的地方?”

  李舒白点头,说:“或许……?#38405;?#23478;的案件有帮助呢?”

  黄梓瑕虽觉这是个借口,但也不好意思再问,便跟着他出了门,往成都府最热闹的地方而去。

  天色已经入暮,夕阳斜晖脉脉照在成都街巷之上。青石铺设的大?#20013;?#24055;,有些店铺关了门,有些店铺门口点起数盏灯火,灯光照着她前进的方向,明明暗暗,曲曲折折。

  依本朝律令,成都府应该是要宵禁的。然而安史之乱以来,政令废弛,连京城的宵禁都不甚严谨,长安东西市旁常有夜归人,成都府离京城已远,所谓宵禁更是名存实亡。

  他们一路行去,沿途有绣品坊、织锦坊,悬挂着的锦?#20889;?#32483;在灯光下映照得越发灿烂。蜀绣与蜀锦,都在大唐冠于一时,时人竞捧。她目光落在那些刺绣着五色吉祥图案的香囊,想起自己也曾想过要绣一个这样美丽的物事,挂在那个?#35828;?#33136;间,但最终,又没时间又没手艺,一直都丢在屋内的柜子中——

  事到如今,那个未完成的香囊,大?#23478;?#32463;被后来人清理出来,丢弃掉了。

  李舒白带着她进了文房用品店中,白麻纸、黄麻纸,也有厚实的,也有细薄的,更有各色洒金花笺。益州麻纸是朝廷钦定的用纸,李舒白日常也是惯用的,只是民间卖的毕竟不如上用的,他只看了看,便也放下了。

  黄梓瑕手中揉着一张黄麻纸,转而想起那张?#28982;?#36951;笔。那也是画在蜀郡黄麻纸上的,至今令人无法揣测那三团涂鸦的意义,无法窥见其中的原因。

  李舒白也定然是想到了这个,转头朝她看了一眼,然后低声说:?#26696;?#30343;画画,一般用的是白麻纸。黄麻纸……一般用来书写。”

  黄梓瑕愕然睁大眼看着他。

  他凝视着她,店内狭窄,两人靠得太近,他压低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微响起,让她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,轻轻喷在她的耳边,水墨晕渲般散开:“所以,他当时,是想写东西,并不想画画——更不想画那种不知所云的东西。”

  轻微的声音,流动的气息,她忽然之间紧张极了。那种让她紧张脸红的感觉又出现在她心口。

  在跟着他走出那家店,两人行走在空无一?#35828;?#34903;道上时,她终于忍不住,说:“王爷……必定早已想到此事吧?”

  他低低地“嗯”了一声,那双清幽深暗的眼睛在睫毛下微微一转,看向了她。

  她迟疑着,终于还是问:“为什么……却在现在告诉我呢?”

  “因为,如今我们已经不一样了。”他说。

  她微有迷惘,抬头看他。

  明月东出,天色墨蓝,他在月光之前,夜空之下,深深凝望着她,他不发一言,却已经让她清楚了他想要说的话。

  是的,不一样了。

  她记得自己紧紧抱住他滚烫的身体,在黑暗中将脸贴在他的?#26412;?#19978;;记得自己曾割开他的?#36335;?#25353;着他赤裸的肌肤帮他包扎;记得在他身边守了一夜之后,迷迷糊糊睁开眼,看见他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静静地在黎明天光之中凝视着她——

  就像他现在凝视着她一样。

  而他现在让她知道了这个秘密,将她又卷入了一场他身边的阴?#34180;?#27492;后,哪怕是她家的冤案洗雪,她重获清白,恐怕也只能与他并肩一直走下去,再也无法脱离他了。

  因为,一切?#23478;?#32463;不一样了。

  她与他,不一样了。

  “夔……王兄!杨小弟!”

  有个急促的声音,骤然响起,打断了此时两人之前的沉默。

  黄梓瑕转头看去,周子秦手中举着一个小瓶子,向着他们快步奔来,?#25104;?#30340;表情又是得意非凡,又是兴高采烈,又是惊慌失措,混杂在一起,显得格外怪异。

  她不由得问:“这么快?#22270;?#39564;出来了?”

  “是啊,因为我万万没想到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眼睛一转,看了看周围,然后神秘兮兮地拉着他们往里面走,“这事情可不对劲啊,赶紧的,我给你们看看!”

  周子秦惯会吊人胃口,把门窗紧闭之后,还要仔细查看一下旁边的缝隙,直到确定万无一失,才将那个瓶子往桌上一放,压低声音问:“你们可知这是什么?”

  黄梓瑕接过看了看,里面是平平无奇的一瓶液体,无色无味,和水似的。

  “小心小心!这可是剧毒!”周子秦赶紧说。

  黄梓瑕又问:“是什么?哪里来的?”

  ?#30333;?#28982;是从那绺头发上来的。她虽喝了毒药就死了,但毒气还是走到发梢了,我烧了那么点头发溶于水中,又过滤之后,就得了这么一瓶剧毒。”周子秦得意洋洋地展示给他们看,“可要小心啊,我点了一筷子头在水中,毒死了一?#23376;?#21602;。”

  黄梓瑕不由得为他家的鱼默哀了一下。

  李舒白微微皱眉,将那个小瓶子拿过去,看了许久,才若有所思地问:“鸩毒?”

  “是啊!就是鸩毒啊!”周子秦一股?#25346;?#19981;住的喜悦,偏又不能大声说话,简直是憋死他了,“鸩鸟羽毛划一下酒,就能制成鸩酒的那个鸩毒啊!”

  “那是谣传。”李舒白淡淡说道,“世上并没有鸩鸟,只是因为被这种毒杀死之后,死者全身发肤都会含剧毒,鸟被毒死之后,羽毛?#19981;?#21547;毒。拿着死者的发丝或者羽毛,都能制成剧毒,所以才会?#20889;?#19968;说。”

  周子秦吐?#24459;?#22836;,又说:“这样的剧毒,幸好世人不知道配方是什么,不然岂不是天下大乱了?”

  李舒白点头道:“这毒,宫中是有的,原是前朝所制。据说是以砒霜为主,乌头、相思子、断肠草、钩吻、见血封喉为辅炼制而成。当初隋炀帝死后,宇文化及在扬州他的行宫中所获,后来辗转流到太宗手中。太宗因此毒太过狠绝,因此将配方付之一炬,药也只留下了一小瓶,时至今日已经几乎没有了。”

  “不能啊,既然它毒死一个人之后,那?#35828;?#36523;体发肤都成毒药,那么将那个?#35828;?#22836;发制成药不是又能得到一瓶么?”

  李舒白摇头道:“鸩毒虽厉害,但?#19981;?#22312;使用过程中逐渐流失。鸩毒在制好后第一次用的时候,沾唇起效,绝无生还之?#25671;?#32780;在提?#35835;吮火?#27602;杀死的死者的血或者头发得来的第二次鸩毒,发作就?#19979;?#20102;,服用之后可能一二个时辰才会发作,但一旦发作,片刻之间就会让对方死去,甚至可能连呼?#28982;?#32773;反应的机会都没?#23567;?#32780;再从这种死者身上的来的毒药,虽然依旧是剧毒,但是见效慢,死者痛苦挣扎可能要好几个时辰,也已经无法再从死者身上提炼毒物,和普通的毒药并无二致了。”

  周子秦又问:“那么,鸩毒的死法,是不是与砒霜很像?”

  ?#30333;?#28982;是,毕竟它是主,其他为辅。但毒性之剧烈不可同日而语。误服微量砒霜往往无事,但鸩毒一滴却足以杀死百人。”李舒白说着,又看着那?#24656;?#23376;秦提炼出来的毒药,说,“看来,傅辛阮与温阳是死于第二次提炼的鸩毒之下。”

  黄梓瑕则问:“如今我们的疑问是,一个远在川蜀的乐籍女子,与并未出?#35828;那?#37070;?#22478;?#33258;杀,为何用的会只属于皇宫大内的鸩毒?”

  “而且,按照夔王爷的说法,鸩毒现在连宫内都是珍稀之物了,他们究竟是?#24189;?#37324;得来的呢?。”周子秦的眼睛都亮了,明亮闪闪地望着黄梓瑕,“崇古!说不定这回,我们又遇上了一桩惊天迷案!”

  黄梓瑕默然点头,说:“嗯,看起来……背后一定另有其他我们未能察觉到的真相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福彩3D走势图(最近500期) 体彩7星彩18137开奖 大乐绣中奖规则 广西快3今天开奖结果 白小姐传密ab 江苏7位数体彩123 大话2一小时多少点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新彊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记录 201921期排列3开机号 上海快三走势图表三基本走势图表 山东十一选五能开多久 七星彩排列五走势图 羽毛球标准场地 内蒙古11选5前3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