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62章 乱花迷眼(4)

第62章 乱花迷眼(4)






  “王皇后,大约您没有想过,被您轻轻抹杀的冯忆娘有一个性命相依的陈念娘。而锦奴曾说过,程雪色长得和您十分相像。所以在看见雪色和她带来的画的一刹那,曾在您面前献艺的陈念娘便立即明白了,谁是故人之女、谁是那个让冯忆娘上京的故人、而最后冯忆娘的死又是因为什么。所以她没有按照约定带雪色来看我,她让雪色前往锦奴的居处,又有意放出云韶六女的画像中可以看出奇异乐舞之类的传言,以此借助鄂王爷之口,?#32422;?#38182;奴那些经常出入内教坊的姐妹之口,顺利将那幅画的事情传入了宫中。而您,是绝对不可以让这幅画被人看见的,因为上面所画的人中,有一个,正是您?#32422;?#30340;模样。

  “而在徐州被夔王爷救过的雪色,性格如此倔强固执,她认定了夔王爷,于是便从十四岁等到十七岁,直到那个她以为已经死?#35828;?#27597;亲让冯忆娘接她进京,说要帮她安排最好的人生,可她还不愿意放弃等待。同时,或许也是将父亲的潦倒早死和?#32422;?#30340;颠沛流离归罪于这个从小抛弃了?#32422;?#30340;母亲,她在心里,其实是莫名地在恨?#32422;?#30340;母亲。她与小施商议好,反正母亲十二年未见,肯定已经不认识?#32422;海?#32780;只在她们十四岁流亡到扬州时?#25191;?#38388;见过一面的冯忆娘又哪里认得出小施来呢?所以她让小施代替?#32422;?#36827;京,或许,还希望她寻找一下当年那个救了她们两?#35828;?#23558;军之类的——然而她们都万万没想到的是,雪色的母亲如今已经是这样的身份,而小施被安排见面,又在众人里指中了她的,正是当年救了她们,又让雪色等了三年的那个人!”

  一片寂静。

  死一样的沉默。

  而黄梓瑕提高了声音,终于揭开了最后那一层疮疤:“王皇后,您让人杀死在长安夜色中,又丢弃在沟渠里代替锦奴的那个女子,才是您的亲生女儿,程雪色!”

  王皇后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,许久许久,她圆睁的那双没有焦距的眼中,忽?#36824;?#33853;下大颗的泪珠来。她把?#32422;?#30340;手插入鬓发之中,浑身颤抖地拼命按?#25243;约?#30340;头,仿佛不这样的话,她整个脑子就会爆裂开。

  她终于开了口,声音干嘶喑哑:“你说谎……你……说谎……”

  黄梓瑕一动不动地站在她面前,看着这个被?#32422;?#37027;一句话击溃的女人,觉得胸口涌起一?#25351;?#26434;的情绪,悲悯混杂着激愤,仿佛死在王皇后手下的锦奴,冯忆娘,雪色和崇仁坊的那几个乞丐,都在她的血脉之中呼啸着发出怨恨的嘶叫,令她无法?#31181;疲?#24863;同身受。

  而王皇后喃喃地,又重复了那两个?#20013;?#20037;:“说谎……说谎!”

  她终于说出的只?#20113;?#35821;,让皇帝的面容也变得铁青,他的手抓在椅子扶手之上,太过用力而不自知,连指关节都泛白。

  王皇后那张艳丽的面容已经扭曲,她一边用力按着头,一边仿佛疯狂了般,咬着牙冷笑,那强挤出的诡异笑脸上,却又?#20889;?#39063;的泪珠在滚滚掉落。这一刻这个一直端庄倨傲的女人,已经濒临崩溃:“胡说?#35828;溃?#31616;直是……胡说?#35828;溃 ?/p>

  王麟急怒攻?#27169;?#38081;青着脸色示意?#24615;?#19982;冉云上前拉住王皇后,又赶紧向皇帝请罪,说:“陛下,怕是这个宦官杨崇古给皇后下了魇,皇后竟如此胡言乱语了!她是琅琊王家的长房庶女,又如何可能是什么歌舞伎院中的出身……”

  “王麟。”皇帝瞧着王皇后那种绝望的溃乱模样,脸色也自蒙上一层冰冷,他转过目光,盯着面前王麟,缓缓地说,“照实说。十二年前的事情,你明明白白说出来!若有一个字让朕查证不实,朕让你们琅琊王家在大唐再无出仕子孙!”

  王麟心口惊悸,回头见王皇后已经渐渐明白过来,只呆呆坐在那里,仿佛在悔恨?#32422;?#21018;刚的失态,又仿佛还陷在那?#30452;?#21696;狂乱之中,无法自拔。

  他心上涌起一种莫名的恐惧与绝望,只能伏在地上,用嘶哑的声音颤声说?#28291;骸?#38491;下,臣罪该万死,不求陛下饶恕,只求陛下降罪于我一人,不要祸及王家!此事全都是臣一手策划操纵,就连皇后……当时亦是为臣所迫!”

  皇帝劈?#21453;?#26029;他的话:“你不用为旁人开脱,只要从实招来!”

  “是……”王麟伏地,将?#32422;?#30340;额贴在冰凉的青砖之上,声音绝望而悲凉,“陛下,当年侯景之乱后,王?#20197;?#27668;大伤,子嗣凋零。到十二年前,王家只余得男孙四五人,其中唯一有望的,也就是我的蕴儿一人,然后,便是当时在您身边的,王芙……”

  皇帝想了一下,才说:“我记得,?#19978;?#22905;命薄,在我身边半年多就去世了。”

  “当时,陛下还是郓王,被?#28982;是?#20986;居住在十六宅。王芙去世后,王家痛伤之余,又不愿失去一个王妃之位,想着您或许能因为王芙而对她的姐妹青眼有加,于是便又邀请陛下来做客,在席上让我们王家的几?#36824;?#23064;与您相见。”

  皇帝微微点头,他的目光转向皇后,见她如泥塑木雕般坐在椅上,不言不语,只用一双茫然而大睁的眼睛看?#25243;约骸?#22905;已经清醒过来了,但明知事情已经败露,无法再做其他手脚,于是便只望着皇帝,目光中有?#25300;?#30340;乞怜,亦有哀?#35828;?#24754;切,泪盈于睫,不肯说话。

  皇帝看着此时茫?#30343;?#25514;模样的皇后,十二年来陪伴他一步步走来的女人,如被人揉碎的白牡丹般泛着微黄的痕迹,让他既怒且伤,又忍不住咬一咬?#28291;?#23558;?#32422;?#30340;脸转了过去,不愿看她。

  “那一日,我家大小几位女儿都在陛下面前,?#26432;?#19979;却只神情平常,?#24863;?#33258;若。我们知道您身边名花众多,而除了王芙之外,王家中并未有特别出色的女子,所以您不将其他人放在眼中,也是正常。当时……皇后由人介绍,只说是家?#38472;?#39748;的良家子,正在我们府上为几?#36824;?#23064;教习琵琶。臣……觉得她技艺惊人,便让她出来给您演奏一曲琵?#33579;?#20197;结束宴席。”王麟苦涩?#28291;?#21487;谁知,陛下对她一见钟情,并问微臣这是我们王家哪一房的姑娘,臣……臣一念之差,当时亦不知?#32422;?#20026;何鬼迷?#37027;希?#31455;说是王家长房庶女王芍……”

  “然而她进入我府上时,一切户籍文书俱全,不像伪造。”皇帝冷然道。

  “是……实则,王家之前恰好有个女儿王芍,因为身体不好而舍在?#35828;?#35266;,但在那日之前不久便去世了,但户籍依然在琅琊,未曾注销。臣……臣见陛下当时如此喜爱她,只想着替她找个清白身份后送给您,也不算什么大事,只要把几个见过她的女儿和身边人都送回琅琊去就好了。而我们王?#19968;?#35768;能出一位王妃,对于如今日渐式微的王?#20381;?#35828;,真是万分迫切的好事……于是臣便与她商议,皇后她……她也应允了。”

  “不算什么大事……”皇帝怒极反笑,冷笑?#25243;?#22836;看王皇后,“只是你们都没有料到,朕竟如此爱惜她。十二年来,她从一个王府滕,到孺人,最后竟然诞下皇子,在朕登记后,成为王皇后!”

  王蕴的脸上,亦是震惊与惊愕,无法掩饰。

  黄梓瑕默然站在李舒白身后,望?#25243;?#22312;那里的王皇后。

  十二年来人生剧变,她青云直上,从琵琶女到皇后,一步步走来也算艰难,可不属于?#32422;?#30340;东西,毕竟要还回去,一夕之间被颠覆后,却不知会落得如何下场。

  而王麟直起身子,老泪纵横对皇帝说?#28291;骸俺几?#27515;!臣当时真是万万没想到……?#32422;?#36865;入王府的一个琵琶女,会有如今这一日!自陛下登基之后,臣一直夜不能寐,到她受封皇后,?#20960;?#26159;寝食难安,数年来日?#25214;?#22812;备受煎熬,只怕事情败露……臣想,皇后殿下的日子……恐怕未必比?#24049;?#36807;。陛下,臣自知万死,但请陛下体念皇后亦是为臣所胁迫,后来更是骑虎难下,也是身不由己……”

  “不必说了。”皇帝微抬右手,制止他再说下去,“若你们真的如此不安,又如何会在十二年后,还要再上演同样一场李代桃僵的戏?你们真当天下所有人都这么容易被你们?#26432;危俊?/p>

  王麟顿?#20415;?#28982;,浑身冷汗,身如筛糠,不敢在说话。

  一直在旁边缄口黯然的王皇后,终于开口,声音喑哑缓慢,轻轻说:?#25353;?#29983;此?#28291;?#33021;遇见陛下,便是妾身最大的?#20197;恕?#36825;十二年来我纵然?#25214;沟?#24551;,怕陛下得知真相后厌弃我,但在苟且偷生之时,我又何尝不自觉庆幸?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T派禁波色 快乐12任五中奖几率 昨天大乐透开奖的号码 cp121彩票走势图连线 海南装修公司 黑龙江福彩36选7开奖号 吉林快三大小单双参考 欧洲快乐赛车官方网站 江苏11选5技巧 浙江风采网 4场进球什么意思 极速飞艇大小玩法技巧 上海时时彩玩法 快乐十分爱彩乐 台湾5分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