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71章 番外:昭阳日影(3)

第71章 番外:昭阳日影(3)






  外面传来一阵响动,居然是郓王回来了。他不顾旁人劝阻,便进了一片狼藉的室内,坐到床前握住了她的手,一边关切问:“你……一切可好?”

  稳婆在旁笑道:“王爷放心,母子平安。”

  外面永龄也已经抱着孩子进来了。芳菲找的稳婆跟在后面,面带犹疑地道喜。

  郓王并?#24202;?#35273;,只眉开眼笑地让她们下去领喜钱。

  稳婆走到外间,芳菲立即?#26159;?#20917;,稳婆犹豫道:“夫人是有福之人,这一胎,比别人头胎生得快,痛得也不剧烈,倒比有些人生第二胎还强呢。”

  芳菲听出她话中意思,转头看了郭纨一眼,见她微抬下巴示意,立即拉着她转到角落去询问。

  郭纨瞄了她们一眼,抬手揽住灵徽,脸上虽带着笑意,?#20999;?#21364;是冷冷的。

  郓王抱着孩子笑逐颜开,王芍?#25597;?#22312;床头,一口一口吃着永龄喂到口边的参鸡汤。忽听得外边一阵喧闹,然后就传来女子压抑哭泣的声音。

  郓王皱眉,身边人赶紧打探了回来,脸色难看地说:“郭夫人……打了刚刚接生的那个稳婆呢。”

  “阿纨?这样的大好日子,她怎么会如此?”郓王将孩子交到永龄手中,站起身正要出去,郭纨已经拖着稳婆进来,一脸愤恨地将她往地上一推,又命芳菲也跪下,才转头对郓王说道:“妾身见这两人诋毁妹妹,实在难以抑制心中怒火,因此将这两人带进来,请王爷处置!”

  “怎么回事?这两人哪里冲撞你了?”郓王轻拍她的肩,抚慰她。

  “她们……她们说些混账话,意指妹妹……”她说到这里,已经说不下去了,一指稳婆,怒道,“你自己说!”

  稳婆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,抬头看了王芍一眼,不敢说话。

  芳菲倒跪直了身子,说:“我姑婆说,看王夫人生产的样子,并非初胎!”

  一言既出,满堂皆惊。郓王更是倒吸一口冷气,转头看向王芍。

  王芍?#25597;?#22312;床头,死死地盯着芳菲,又转而去看稳婆,她双唇颤抖,张口欲辩,眼中却已经?#20889;?#39063;大颗的眼泪滑落下来,气息哽咽,脸色本已惨白,此时更是青白一片。过了许久,她才哀苦地望着郓王,声音嘶哑颤抖:“王爷……妾身不知……此话从何说起?”

  郓王见她这般模样,心中犹疑未定,怒火已生。他站在床边,叱问稳婆:

  “你如此说话,可有证据?”

  “王爷,当时生产时,婆子亲眼所见,初胎女子产道为扁窄,而已有生育的女子则圆阔。婆子我多年接生,绝对没错!”

  “当时只有你一个人看见,而如今我孩子已生,产道已变形,现下……你说什么,我都已无法辩解,是不是?”王芍气息急促,眼泪簌簌而下,喉口哽咽,几不成声,“我是琅邪王家的人,世家大族门第森严,岂是你们……这些市井小民能污蔑的??#25233;?#36947;……你们定然是要陷害我的……定然不让王爷有孩子。只是我不知,你们居然……居然如此险恶,我今日刚为王爷诞下孩子,你们便一刻不息,要逼?#25233;了潰 ?/p>

  听她血泪控诉,跪在地上的芳菲与稳婆都是面色惶恐,郭纨低?#33778;?#20102;她们一眼,把目光转到郓王身上。

  郓王见王芍气息奄奄,直欲昏厥,心中不忍,又赶紧上前去扶住她的肩,她却紧抓住他的手,那指甲深深嵌入他的肌肤,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仅有的一根稻草。

  她虚弱地望着他,颤声问:“王爷可还记得……可还记?#38754;?#36523;刚刚?#21507;?#20043;时,曾在园中池塘之上,见到鬼?#28982;?#24433;?”

  郓王点头,说道:“幸好你得天庇佑,鬼怪难侵。”

  “不……那不是鬼怪,那是……有人执意要害妾身……害王爷的孩?#24433;。 ?/p>

  她紧抓着他的手,勉强说道,“王爷……妾身枕下,有一本诗集,请王爷查看……夹了枫叶与花朵的地方。”

  郓王伸手到她枕下,果然摸到一本书,打开来一看,不由得问:“这是……阿芙的字迹?”

  “是……我也是无意中发现,才知道……原来当初姐姐与我一样,都在孕期遇到人装神弄鬼,意?#32908;?#23545;孩子不利!”她说着,一双噙着泪的眼睛仰望着他,气息奄奄,“只是妾身看到了姐姐留下的字,才得以知晓内情,而我姐姐……她心思细弱,不明真相,竟让凶手得逞,以至于……”

  说到此处,她抬手捂住脸,痛哭呜咽,再说不出一个字。

  郓王猛回头,看见跪在地下的芳菲体如筛糠,吓得面无人色。一想到芳菲伺候过她们姐妹两人,他看着她的目光顿时变得阴鸷凶狠:“阿芍,你知道害你们的人,是谁?”

  “当日……她装神弄鬼,却没能害到妾身。妾身本想,身怀孩子,不宜处置,便想着日后再告知王爷。谁知她竟一计不成,又生毒计……”王芍转头,以颤抖的手指着芳菲说道,“今日……是?#30097;?#23376;之日,她竟?#25758;?#33267;此,要在王爷与妾身大喜之日,串通她的姑婆污蔑妾身……王爷,她这是要生生逼死我!”

  “奴婢……奴?#20037;挥小?#33459;菲吓得连连摇头,辩解道,“奴婢不曾装神弄鬼,也不曾串通姑婆……”

  “你不曾装神弄鬼?”王芍咬紧牙关,以最后的力量在郓王怀中半坐起来,低声道,“永龄,你把东西拿来。”

  永龄应了一声,赶紧打开后堂的柜子,从最下面捧出一个盒子,打开来。

  里面是几块散碎的樟脑,并有细竹丝数根,扎成一个圆球形,下面用三根竹?#24656;?#25745;着。

  王芍不再说话,只抬了一下手示意永龄。

  永龄愤愤地将竹丝丢到芳菲面前,厉声道:“这是在那一夜见到鬼怪,你们散去后,夫人?#37027;?#21629;我下水找到的。当时夫人断定,那个白衣女鬼就是竹?#21487;?#33945;着绘成人形的白纸,在黑暗中?#23545;?#30475;去,用来吓人!而就在我们被吓到之时,你先过去,趁着伸手在水中捞取时,将外面的白纸扯下揉成一团,塞进了自己的袖口。?#36214;?#30340;竹丝在水中压根儿不显眼,所以后来宦官们打灯过来,也一无所获。”

  郓王怒极,又问:“那樟脑又是什么?”

  “这是奴婢事后?#20302;?#22312;芳菲房中搜到的。樟脑遇水乱转,当时?#21069;字?#22899;鬼正是插在樟脑上,才会摇摇晃晃地动,格外吓人!”永龄呸了芳菲一脸,大放哀声,“王爷!夫人为了腹中孩子,一直让奴婢不可声张,奴婢这十个月,真是如履薄冰,心惊肉跳,想必……夫人更是可怜……”

  永龄与王芍哭在一处,而这边郭纨站在床边面若寒霜。

  芳菲吓得瘫倒在地,她姑婆如梦初醒,赶紧将她一把推开,使劲地扇自己的耳光:

  “哎呀,王爷,夫人,这可不得了,婆子真不知道我这侄女是这样的恶人!我……我只是存疑,其实有些女子天生产道开阔也是有的,不想……这就闹出来了!”

  郓王紧抱住尚在流泪的王芍,什么也没说,只挥了挥手。

  芳菲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扑上前去抱郭纨的腿:“夫人,夫人救我……”

  郭纨一抬脚将她踹在地上,蹲下去狠狠说道:“混账东西,竟敢诬蔑王夫人,碰我都脏了我衣服!”

  王芍靠在郓王的身上,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:“不知这小小一个奴婢,怎么敢对王爷的世子一再下手?”

  郓王默然揽住她,目光落在郭纨身上,她听到他胸前的心跳似乎加快了,但他沉默着,始终未说话。

  于是王芍也不再说什么,眼看着芳菲和稳婆一起被拖下去,她们还在狂呼乱喊,但随即口中就被塞了东西,身边顿时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(五)梨花满地不开门

  王芍的身体?#25351;?#24471;很好,?#36824;?#20960;天,她就可以抱着孩子在庭中散步了。

  有郓王与琅邪王家,再加上新生的孩子,宫中很快下了旨意,她成为郓王唯一的孺人,在没有王妃的郓王府,俨然是府中的女主人。

  只是皇上身体渐渐不大好了,这一日又传出消息,郓王只能不舍地放下刚刚出生的儿子,跑到宫中去候着。

  郭纨应邀过来见王芍,带着灵徽。

  王?#20013;?#30528;问她们好,然后便将孩子交到永龄怀中,让她带着到里面给乳娘喂奶。

  郭纨嗔笑道:“?#19968;姑?#25265;过呢,偏孺人这么小气,舍不得让人碰一指头。”

  “小孩子娇弱,一指头有时候也保不准发生什么。”王芍与她们在庭前坐下,目光落在灵徽的身上,淡淡微笑道,“况且,灵徽看起来,并不?#19981;?#33258;己多个小弟弟。”

  郭纨黯然道:“我就知道孺人还记着这事呢,灵徽还小,她不懂事……”

  “?#25233;?#36947;。姐姐先等一?#21462;!?#22905;笑意吟吟地进内去,然后亲自端出三盏酥酪,

  其中一盏上面撒着切得?#36214;?#30340;红碧果丝,娇艳欲滴,她亲手端给了郭纨。第二?#31561;?#20102;核桃末的,她给了灵徽。第三盏杏仁酥酪,留给自己。

  王芍早已搬回王芙住过的地方,三人坐在午后的庭前,水波潋滟中,吃着点心,看荷风舒缓掠过面前开得只剩一朵两朵残花的荷塘。


2018环岛赛路线
3d开机号今天是彩吧 马免费资料一肖中特 吉林时时彩平台官网 体育福建31选7 福利彩票选号软件 刮刮乐中40万领奖是现金吗 北快3开奖结果图号 甘肃新11选5开奖 6加16复式多少钱 体彩总进球数算补时吗 2012福利彩票走势图 贵州体育彩票11选5开奖结果 青海十一选五下期预测号码是多少 内蒙古时时彩销售排行 手机欢乐斗地主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