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25章 血色迷梦(3)

第25章 血色迷梦(3)






  她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在乎那个人,不觉有点讷讷,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站在灯下,仰头看着他。

  满街的灯像流光一样在风中微微波动,摇晃着投下不安定的光芒。

  她有些?#26159;睿?#35768;久才艰难地说:“其实,我是这样想的……我原本只觉得一个出口成章、气?#26159;?#21644;的男人,不应该是走江湖的杂耍艺人,必定是暗地向别人学的,所以才过来询问一下……但那天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人,却绝对不可能是……那个人。”

  “嗯,他不可能与庞勋扯上什么关系,更没可能瞒过所有的人,进入仙游寺。”

  但他可以让别人进入仙游寺。在两?#35828;男?#20013;都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一点的时候,他又说:“更何况,他有的是下属可以替他出面,何苦?#32422;?#21435;向两个街边的杂耍艺人学手段。”

  一街灯如昼,光华炫目。就在他们站在路边沉默时,忽然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车前车后有开道的卫兵与宦官,一排数十人次序井然。

  他们避在路边,不想让人看见,谁知马车上的人偏偏开着车窗,目光一瞥就看见了他们。

  车驾缓?#21644;?#19979;,马?#24471;?#25171;开,里面下来的是鄂王李润。

  他是白皙而清秀、文雅而温厚的男子,?#25104;?#24635;是带着笑意。见过他的人都说他长得有一种天生飘渺的仙气,因为,他眉目如画,额头正中偏又端端正正长着一颗鲜艳的朱砂痣,与画中人一般。

  李润走到他们面前,含笑问李舒白:“四哥怎么在这里?”

  李舒白回头看着他,微微点头:“七弟。”

  李润见他只身一人,只带着一个黄梓瑕,便朝她颔首示意,然后微笑对李舒白说道:“今日天和气清,街灯如星,难怪四哥也要出来走走。不过只带着一个小宦官未免不妥,应找几个禁?#26469;?#30528;才好。”

  李舒白抬手碰一碰街灯上垂下的流苏,说:“若跟着的人多?#32781;?#21448;怎么能看得见这样静谧的夜色呢?”

  李润回顾四周,看见满街灯火,行人寥落,不由得点头,说:“这倒是的,我们自小在繁华景象中生长,又哪里领略过这样的景致。”

  李舒白似不愿与他多说:“快要宵禁?#32781;?#20320;也早点回去吧。”

  他点头称是,然后又想起什么,说:“四哥若有空,日后可到我那边小聚,如今董庭兰的那位再传弟子陈念娘在我府中,任琴师供奉。”

  “她不回扬州?#23546;穡俊?/p>

  “之前九弟带她进宫给赵太妃献技,皇上与皇后也在。但赵太妃喜?#38376;?#29750;,而皇上更是个爱热闹的人,对琴瑟并无喜好……至于皇后,她向来清心自持,日常都不爱歌舞宴乐的,更是不会对一个琴师另眼相看。我问了她的意思,她说想暂时先在京城停留,?#20848;?#36824;想寻找一下冯忆娘吧。”

  黄梓瑕与李舒白对望一眼。没想到,陈念娘会到了李润的府上。一系列有关的事情,似乎在什么东西的指引下,慢慢地聚集在一起。

  李舒白不动声色,只对李润说:“原来如此。过几日我有空,定去你那边。”

  “好,弟弟我洒扫以待。”

  待李润的车马行远,李舒白才把目光转到面前的灯上,缓缓地问:“你觉得,鄂王爷怎么样?”

  她想了想,说:“如果想要伪?#30333;约?#30340;身份,最好的办法,就是伪装一个特点明显的人。我想这也许就是鄂王爷被选中作为烟雾迷惑我们的原因。”

  “还有一种可能呢?”

  “还有一种可能,是鄂王爷童心大发,亲自到西市学戏法,然后回来传授给别人,去吓唬你的王妃。”她靠在身后的柳树上,牵着柳条漫不经心地说,“怎么想都觉得,还是第一种可能比较说得过去。”

  “我知道他不是那个人,因为我不信他能在我面前动什么手脚。”李舒白缓缓地说着,声音比往常更显冰冷,“我只想知道,是谁想要将他拉到我面前,那个想要蒙蔽我的人,到底是谁。”

  五月初九。

  距离夔王大婚还有七天。

  一场细雨连夜袭来,整个京城都?#20004;?#22312;蒙蒙的烟雨之中。

  在前往王家的路上,黄梓瑕透过车窗上细细的竹帘,看见外面因饱含雨水而显?#20040;顾?#30340;花枝。

  桃李花已经开过,但长安的?#34987;?#27491;陆续开放,整个城中尽被淡淡的香气笼罩。洁白的花朵一串串垂在枝头,颜色浅得似有还无。只偶尔有一两朵打在车窗上,她听到那轻微的声响,才发觉不是雨水,而是花朵。

  王家的人早已打着伞等在门口?#32781;?#30475;见她过来,忙过来帮她撑伞,并说:?#25226;?#20844;公,您可算来了。皇后召姑娘进宫呢,让您和素绮姑姑也跟着一同进去觐见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黄梓瑕点头应着。京城的流?#26434;?#20256;愈烈,已经传到了久?#30001;?#23467;的王皇后耳中。她今日召她们进宫,必定有许多事情要?#24895;饋?/p>

  黄梓瑕一边想着,接过伞穿过前庭,顺着走廊一路行去。过了?#34903;?#26417;门,一路转到西院,就是王若住的地方。

  她的院中长满了兰草,院落之中的芭蕉新抽出了长长的叶子,掩映着花窗,在这样的雨天中显出一种冷淡而缺乏温暖的感觉。

  黄梓瑕轻轻收起伞,站在窗外。廊外芭蕉下,放着一口大瓷缸,里面养着三四尾锦鲤,红白相间的鲜艳颜色,正在水中?#25105;貳?/p>

  她站着看雨打芭蕉,水点飞溅。就在一片静谧之中,她听到屋内模模糊糊的声音,似乎是有人在呢喃着什么。

  黄梓瑕回头,隔着漏窗看见窗前的卧榻,躺在床上的王若正在不安地睡着。睡梦中她的眉头紧皱,?#25104;下?#26159;惊惶的神情,双手紧紧地抓着被?#29301;?#39069;头满是?#24618;椋路?#27491;在承受最可怕的酷刑。

  黄梓瑕站在窗外,看了她一会儿,还在想要不要?#34892;?#22905;,却听到她喃喃地喊着:“血色……血色……”

  她微微诧异,正在俯头倾听,猛然间王若声音一变,变成了哀求:“冯娘,别怪我,你不该……”

  骤然风雨加剧,直打在黄梓瑕的半边身子上。她赶紧避过身,听到王若“啊”的一声惊叫,已经醒过来了。

  黄梓瑕淡定地拂了拂?#32422;?#34915;上的水珠,平静如常地走到门口叩了?#24471;牛?#20302;声叫:“王妃。”

  屋内原本坐着两个丫头,一个叫闲云的格外机灵,立即就过来开了门,说:?#25226;?#20844;公,您可来?#32781;?#29579;妃正发恶梦呢。”

  “嗯,我刚刚隔窗听见王妃醒转了。”黄梓瑕掸?#35828;?#36523;上的雨珠,回头就看见王若已经自榻?#19979;?#24930;坐起来?#32781;?#25260;头看着她时,眼中依然还有惊惧,似乎还沉在刚刚的梦魇中难以自拔。

  黄梓瑕便走到榻边,低声问:“王妃可是梦见了什么?”

  “崇古……”她一双秋水般的眼睛此时积满了泪水,水波盈盈地望着她,欲语还休许久,才转开脸,颤声说,“我,我梦见?#32422;?#30495;的……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……”

  黄梓瑕在她的榻边坐下,低声说:“梦是心头想,王妃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其实只要不去想那个人那些话,就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梦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她颤声问着,柔弱无依地抓住黄梓瑕的袖子,身子也在微微颤抖,“崇古,王爷会保护我的,是不是?”

  “是。”她毫不犹豫地说,脑中却回想起李舒白那一句?#21834;?#26080;论什么理由,将造假的庚帖拿出来,她就是欺君罔上,只有万劫不复的下场。

  然而她这一个字的回答,却让王若觉得异常安心。她轻轻舒了一口气,然后靠在榻上陈设的软垫上,默默发了一会儿呆。

  黄梓瑕看见她的唇?#29301;?#32531;缓绽放出一个梦幻般的微笑,她望着空中虚无的一点,却像是看见了什么坚不可摧的东西,喃喃地说:“对,夔王爷会保护我的,?#19968;?#24597;什么呢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江西快3平台 华东15选5走势坐标图 时时彩杀号技巧与经验 靠谱的幸运飞艇交流版 七星彩玩法中奖查询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 彩票开奖上海选四 天津快乐10分历史开奖号码 4场进球彩对阵 安徽快3加奖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 双色球开奖结果坐标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 湖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福利开奖结果查询 十四场胜负足彩对阵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