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书屋 > 其他 > 簪中录全文阅读 > 第14章 绮色琉璃(3)

第14章 绮色琉璃(3)






  满堂的女子,个个都是着意打扮,锦衣华服,如同花朵一样簇拥在席上,然而却谁也无法夺走王皇后一丝一毫的光彩。黄梓瑕赞叹着,心想,三年前她入宫觐见皇后时,还只是个不懂得什么叫倾国倾城的小孩子,而现在年龄渐长,终于明白了,原来美?#35828;?#39749;力,竟然可以一至于斯。

  而王皇后身边的少女,应该就是她的族妹,名叫王若的那个琅琊王家的女儿。王若和王皇后坐在一起,虽然是堂姊妹,却毫不相像。人如其名,王皇后闺名王芍,锦绣绯衣,如牡丹芍药,贵不可言的华美,而王若今天一身藕荷色襦裙,则相形之下如桃李芬芳,旖旎娇艳,虽然终究不及王皇后的颜色和气质,但毕竟年轻娇嫩,有一种天真浪漫的可爱迷人。

  在这两人之外,其余的女子虽然都不差,但相形之下俱是黯然失色。黄梓瑕在人群中寻找到一个穿着湘妃色月华裙的少女,她双颊微丰,有一双杏仁般形状美好的眼睛,只是下巴总是微微扬着,显得气质出众,也因此使得身上有种天生的傲气——黄梓瑕心想,这位必定就是京中人人都说千方百计想要嫁给夔王的岐乐郡主了。

  岐乐郡主出自蜀王一脉,本已与皇?#24050;?#33033;微薄,因其父有功于朝廷,恩封为益王,她也因此荫封郡主。如今宫中主事的是赵太妃,据说岐乐郡主曾贿赂宫人让自己过去帮赵太妃抄经书,就为了在赵太妃面前说得上话,将自己许配给夔王爷,?#19978;?#20107;情没成,她反倒被京城人取笑。

  黄梓瑕心里正想着,却见李舒白已经招?#36136;?#24847;女官长龄过来,指了指王若,说:“就是她了。”

  黄梓瑕都诧异了,这未免也太快?#35828;?#21543;,怎么选王妃这样的终身大事,他只扫了一眼就定下来了?

  但她也只能问:“王爷不再考虑一下吗?#20426;?/p>

  李舒白口气平淡:“不过是从一群自?#21644;?#20840;不了解的人中,挑选一个与自己共度终生,需要考虑吗?#20426;?/p>

  “但能让王爷选择的女子,必定有独特的地方。”

  他侧过脸看了她一眼,唇角微微一扬,似乎在笑,眼中却毫无喜悦的模样,淡淡说:“没错,所有候选人中,她长得最美。”

  黄梓瑕为这个不加掩饰的理由而愣住了,许久才说:“或许……王爷该慎重一点?#20426;?/p>

  “这才是最慎重的选择。反正家世与品格德行之类的都已经有人替?#24050;?#25321;过,那么我自己,就只需要选择一个看着最顺眼的就行,你觉得呢?#20426;?/p>

  她也只能说:“恭喜王爷觅得佳偶。”

  他伸手到她面前,一言不发。

  黄梓瑕一时还不知道他要什么,转头看见王若已经在女官们的指引下到后堂来了,才恍然大悟。

  前殿传来一阵小小的喧哗,原来是岐乐郡主见王若起身随宫女到后殿去,显然明白了李舒白的选择,她手中的杯盏一颤,一盏温热的汤就浇到了身旁刘太傅女儿的身上。

  她赶紧抓着自己的帕子给刘姑娘擦拭着,一边说:“哎呀,一不小心就……”话未说完,眼圈忽然一红就说不下去了,眼看着泪水就要漫出来,她死咬着下唇一转头,抢过身后宫女手中的玉盆,假装漱口,硬生生将眼泪忍下去。

  黄梓瑕也无?#31455;?#22905;了,匆匆将自己手中的锦?#20889;?#24320;,取出那一枝绮琉璃交到李舒白的手中。

  王若螓首低垂,双颊泛着微微的红晕,走到李舒白的面前。

  她不过十六七岁年纪,身形修长,比身边宫女都要高出半个头。衣裙上绣满丰腴的海棠花,鹅黄的披帛云?#21697;?#22797;,头上金钗六行,步摇垂垂,璎珞宝光。但这么艳丽华美的衣饰,反而显得她略微稚嫩,有一种不解世事的烂?#20303;?/p>

  她一步步走来,羞?#25317;?#20302;头,不敢看人。

  李舒白待她走到自?#22909;?#21069;,将手中的牡丹花递给她,声音也终于透出一种应有的温柔:“你叫王若?#20426;?/p>

  她身体猛地一颤,仿佛如遭雷击。

  黄梓瑕看到她握紧自己的手,然后,震惊而激动地抬起头,仰望向李舒白。她的眼中,迅速地凝聚起一层薄薄的水汽,整个人仿佛陷入恍惚,微微轻颤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领口,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黄梓瑕若有所思地望向王若对面的李舒白。蓬莱殿位于高台,他站在后殿的窗边,日光从外斜射进来,照得他一身透彻,就像琉璃珠玉堆砌成的神子天人一般。他手中的绯色牡丹灼灼盛放,却无法夺走他一丝一毫的光彩,反而越发显得他风神如玉,俊美无?#34180;?/p>

  黄梓瑕在心里想,看起来,就算不让人一见倾心,也至少应该不会吓到谁家姑娘才是。

  李舒白显然也察觉到了王若明显奇异的反应,但却什么也没说。

  王若这才感觉到了自己异样的情绪,她抬起双手,掩住自己的双唇,慌乱中连言语都变得结结巴巴:?#30334;?#29579;爷……真的……真的是你。”

  李舒白微一扬眉,并没有说话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想到自己会如此?#20197;耍?#25152;以,所以今日这么失态,请王爷原谅我……”她语无?#29366;?#22320;说着,整个人手足无措,仰头见李舒白没有反应,顿时眼中泪光粼粼,眼看泪水就要夺眶而出。

  李舒白并没说话,但脸上的神色显然和?#27627;?#35768;多,他将自己手中的绮琉璃递给她,说:“无妨,我想你日常在家中娴静安处,必定不适应这样的环?#24120;?#26159;我擅自将你惊动了。”

  王若含泪点头微笑,向他深深?#20687;?#20026;礼,然后伸双手捧过那枝绮琉璃,将花朵紧紧抱在怀中,面容晕红如初绽的海棠。

  只有黄梓瑕看到,一颗眼泪坠落于牡丹花上,打得花瓣微微一颤,随?#21767;?#24320;,消散?#19978;?#30862;雾气。

  “那个王若,你觉得如何?#20426;?/p>

  在回程的马车上,李舒白问黄梓瑕。

  黄梓瑕迟疑了一下,才说:“我只是王府小宦官,不敢妄议准王妃。”

  李舒白置若罔闻,将车上那个小小的琉璃瓶拿起,凝视着里面缓慢游动的红鱼,根本连反驳她都懒得。

  黄梓瑕只好说:“似乎?#24418;?#39064;。”

  “似乎?#20426;?#20182;用?#31181;?#36731;弹着琉璃瓶壁,口气平淡,“在她未见到我的时候,那种轻松与从容是绝对发自真心的——她根本就不在意是不是会被?#24050;?#20013;成为王妃。”

  “然而她在被女官请进来,见到您的面之后,却完全变了,那?#32456;?#24778;与喜悦,太过于强烈,反倒令人起疑。”

  “嗯。”李舒白点头,目光终于从那条鱼的身上转移到她的身上,“还有,在离开蓬莱殿的时候,我与她交换了庚帖,在那上面,我发现了一些让人在意的地方。”

  他从车上小几的抽屉中取出一?#34261;?#31546;,按在小几上,推到她面前。

  黄梓瑕取过,看着上面的字样。

  琅琊王家?#31181;?#31532;四房幼女王若,大中六年闰十月三十日卯时二刻生。父王衷,母姜氏,兄长王嘉,王许,幼弟王赋。

  不过寥?#20161;?#23383;。她看了,在心中算了一算,便将红笺呈还给他,说:“这庚帖是假的。”

  他微微颔首:“你?#37096;?#20986;来了?#20426;?/p>

  “嗯。大中六年的闰十月,只有二十九日,没有三十。”

  “不错。”李舒白终于扬了一下唇角,说,“难道你也和我一样,?#19981;?#21435;?#25250;?#24180;来的所有日子?#20426;?/p>

  “我可没有王爷这样的记忆力,我只是有一种方法可以计算闰月时间。这日子可以推算出来,可见这造假有点粗陋。”她说着,又看了那庚帖,说,“闰?#31258;?#23567;,按照一般庚帖写法,年月之间该有空格,但这里却没有,显然是后加上去的‘闰’字,这个我倒不知是为什么。”

  “因为十月三十,是我娘的忌日,不祥。”他淡淡地说。

  她点头:“所以,为了避免这一点,临时修改了一下,意图侥幸过关。”


2018环岛赛路线
快速时时彩计算方法 刘伯温一码中特资料 河内5分彩精准计划 澳門巴黎人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侠客彩票论坛 青海快三昨天天走势 一套连码人民币值多少钱 四场进球彩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规则 内蒙古11选5玩法 体彩大乐透开奖 彩票条码模糊了 9码平刷一天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规则